是一碗甜甜的汤✨

  热汤  

【周叶】周泽楷与海(序)

#绝对不坑绝对不坑绝对不坑,这次有存稿了嗯

#看情况日更或者隔日更

#加粗部分是《老人与海》原文


【周叶】周泽楷与海(序)

“他是个独自在湾流中一条小船上钓鱼的老人,至今已去了八十四天,一条鱼也没逮住……”周泽楷眉眼低垂,认真且缓慢地读着一本小说,一贯轻柔的语调更显温和。那本小说看起来已经历一定年岁,氧化泛黄的书页与封面满脸沧桑的老头儿相映成趣——从他小时候获得这本书起,它已不知被这样展开多少次,每字每句都镌刻着他成长的印记,而凭那平整的边角,又足以得见书主人对它的爱护。现在,它将又一次重新讲述一个故事的源起,然而——

“八十四天?这老人不行啊。”周泽楷对面的青年撇撇嘴,忍不住插话打断。他本来便对封面这位长得苦大仇深的老头不抱好感,现在刚开头就发现他还没什么实力,更是心生嫌弃,再抬头看看眼前之人,啧啧啧,怎么能比啊,长得帅,性格又好,还会打渔养家,简直云泥之别。青年越看越满意,嬉笑着一撑浴缸边沿,探出水淋淋的身子,凑过头飞快地在周泽楷脸颊上留下一吻:“还是我们小周比较厉害。”

语言组织能力贫瘠的周泽楷登时愣住,惊讶涌上他好看的眸子,晃神好半天才开口:“叶修?”

对面的青年,叶修,此时却是一脸无辜与坦荡:“嗯?这在我们那里是表示高兴的动作。”

“哦。”周泽楷本应松口气,但心里忽地生发出一种说不上来的失落,他闷闷地,“你高兴就好。”

“怎么?在你们这里行不通吗?”

“……没。”

“那就好。”叶修满意地点头。

周泽楷鬼使神差地否认了这两个物种的“文化差异”,心里略有负罪感,摇摇头,规矩地再次把书捧起,从刚刚断开的地方继续念下去:“头四十天里,有个男孩子跟他在一起。可是,过了四十天还没捉到一条鱼……

这回,叶修安分下来,在不甚宽阔的浴缸里卧下,闭上眼静静聆听。

潋滟水光之下,一条鱼尾粼粼地泛着银光。

屋外,海潮冷月,幽幽密语。


-TBC-

评论
热度(112)
© 热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