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碗甜甜的汤✨

  热汤  

【周叶】单身狗的自我修养(中)

#继续放飞

上在这里


【周叶】单身狗的自我修养(中)


九月二十五日 晴

中秋放假,都没回家。

我是觉得不方便,没必要回那么勤;叶修是外省的,更不用说;周泽楷呢……根据我一早上的观察,陪跑、陪学、陪玩,似乎与往日没什么不同,嗯,估计与我的理由相似。

中午,不知道哪位在楼下喊叶修——宿舍设了门禁,叶修又总不看手机,要联系他只能靠最原始的方法。(顺带一提,一般这时候联系周泽楷就行,反正他们蛮多时候都在一块儿的。)

底下一出声我就觉得怪怪的,留心辨认之下,嗯?怎么和叶修本人的声音那么像啊?而叶修又老神在在不为所动。好奇心驱使我从阳台探头张望……诶,叶修?!

我看看楼下,再看看室内,一模一样的脸上带着一模一样的无奈,顿感惊恐。

叶修了然,叹气:“虽然不太想承认,但那是我弟。”

周泽楷好像早有所知,神色异常冷静。

他一言不发,默默起身,出门,不一会儿把叶修弟弟领了回来。又拉开自己的椅子,请对方落座,把桌上月饼塞人手里,终于开口:“您好。”

叶修不满:“小周,那是我的。”

“啊?对不起。”周泽楷一怔,神色稍显慌张,手足无措。

“给我了就是我的了,不还。”弟弟本都要把月饼放回桌上了,闻言像改变主意,忽然收回、攥紧,对周泽楷颔首,“你好,我是叶秋。”

继而,叶秋环视四周,撇嘴:“叶修怎么能住这种地方?”

“那你说我该住什么地方。”

“八人间,没空调,没卫浴,十层,没电梯。这样还差不多。”

身为独生子女,我一拍大腿,慨叹:这就是亲弟弟啊!真妙!

叶秋坐了没多久就要走,临行前催叶修回家看看,还不忘顺走他哥的俩月饼。

“学校一共就发了两个啊。”叶修作扼腕太息势,转眼一本正经地问周泽楷,“小周啊小周,你说你怎么赔我?”

周泽楷双手奉上自己的月饼。

叶修拆了包装,咬上两口,蹙眉:“唔,这月饼……”

“嗯?”周泽楷询问。

“诺,你也尝尝。”叶修递过去。

周泽楷侧头,毫无芥蒂,就着叶修咬过的地方来一口,同样皱眉:“好甜。”

“是吧!……诶小荀啊,你也想吃吗?”叶修注意到我的视线,举起另一个没拆包的月饼,“还有一个,给你?”

我连连摇头。

我自己有,我自己有。

而且我,好像……吃撑了?

瑟瑟发抖。

十月七日 多云

有传言道,想在这个学校过下去,你得拥有一辆属于自己的自行车,不然迟早要走到累死。

我本对这一传言嗤之以鼻,觉得那是多年前的情况了,在共享单车极度发达的当下,没这个必要。

直到今天。

我们三个找了半天小黄车,就找到两辆能骑的,其余要不是坏了,要不是上了私锁,就是被人抢先一步骑走。

“过分。”我推着车,愤慨道。

叶修摇头,不置可否。他单脚撑地稳住小黄车,拍拍自己的腿,对唯一没找着车的周泽楷说:“来来,坐这儿。哥带你去上课。”

周泽楷:“……”

“开玩笑的。”叶修下车,路边找个地儿把车停好,转向我,“你先骑过去吧,我和小周走就好。”

“那怎么行,不仗义啊!我也留下来走。”我急了。

“小荀你想想,你早到,点名了还可以给我们解释下;留下一起走,点名就GG啊。”叶修语重心长。

我豁然开朗,又带一丝顾虑:“那为什么不是我们先去,帮小周解释啊?明明还有一辆车。”

叶修目光悠悠,眺望远方:“他比较脆弱,不像你能独当大任。加油,你是我们寝的希望!“

是这样啊!

我跨上小黄车,承载着大家的期盼,含泪前行!

竟然,没点名!

从后门偷摸进来的叶修坐定,气喘吁吁地发誓要买一辆自行车。

十月九日 晴

叶修网上买的自行车到了,他和周泽楷两人按图纸敲敲弄弄,一上午安装完毕。

总觉得没必要啊,前天就是特殊情况没赶巧,不用特地再买一辆吧。

叶修摇摇头:“还有区别呢。”

“什么区别?”

“小黄车要骑。”

哥,你买的也是自行车不是电动车啊,也得骑啊!

不过下午我便见识到了所谓“区别”。

我还骑着小黄车。

而周泽楷骑着叶修的车穿梭于校园,叶修坐在后座,拿着高数书看题。

啊,那么一想,小黄车它——没后座!

这时,我想起校友间的另一个传言。想在这个学校过下去,你也可以不用拥有一辆属于自己的自行车,找个“车夫”就行。

哦,我没有diss周泽楷的意思。

到了目的地,叶修自然地掏出钥匙递给周泽楷,周泽楷挂上锁,顺势把钥匙揣进自己口袋。

“坐车,拿书危险。”周泽楷难得严肃道。

“好好,以后不在路上看了。这节习题课,不是怕等会儿被抽上去做题嘛。”叶修让步。

周泽楷点头。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身边冒出略微熟悉的女声,我扭头一看,啊,是苏沐橙。

“嗯,意味着叶修不能抓紧每分每秒学习。”我故作老成持重,低沉道。

其实我的内心早已刷起屏!毕竟!苏沐橙啊!

“不,意味着……算了,你等会儿就知道了。”她摇头,几步上前拍拍周泽楷的肩,笑嘻嘻,“很稳呀?”

周泽楷有些拘谨,叶修代他点头:“稳啊。”

“那你们继续,我先走啦。”苏沐橙挥手告别,心情很好的样子。

我眉头一皱,隐约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顺便夸下女神真的好美。

果然,回去的路上。

叶修手里没了东西,自然地拽着周泽楷风衣一角,从背后远远看去,就像是揽着他的腰。

化作我院正常风景之一。

看看,即使长得那么帅了,自行车后座还是只能坐个男的。

十一月四日 风雨大作

给大家普及一个地理小常识:S市,亚热带随机气候。

下午顶个大太阳出寝室门,下午冒着瓢泼大雨出教学楼。

我压根没想到要带伞,对着雨幕一筹莫展之际,叶修从包里抽出一把伞给我,道:“你用这个吧,我和小周合撑他的就好。”

“你真好!”我握住叶修的手,无语凝噎,酝酿感激之词。

周泽楷低着头,搭上叶修手臂,将其手轻轻抽回,递上他的伞。

我赶紧补上:“你也真好!”

叶修笑笑,接过伞:“走吧。”

一路上,我悄悄瞄着身边两人。单人伞,两个大男人挨在一起还是很勉强的。叶修支着伞,倾向周泽楷一边,飘临横斜的雨滴打湿他小半个身子。

周泽楷人在伞下,当局者迷,回寝开了灯才见着叶修肩头一片深色晕开,发梢滴着水,自责之情溢于言表。兵慌马乱地拿毛巾给他擦了一阵,才想起应该先催他去洗个热水澡。

“小周,我没事,你不用……啊嚏!”

周泽楷又开始翻箱倒柜地找感冒药,找了会儿没找着,大有出门问隔壁借之势。

搁往日我是要调侃他能不能顺利跟隔壁说明来由的,而此刻,缩在角落浸满内疚的我先他一步。

将叶修一句“真没事啊!”关在门后。

顺便记下要买把超大的伞,天天塞包里。

十一月十五日 晴

下午在新体有篮球赛。

本来我是不感兴趣的,但这次阵仗好像很大,加上有周泽楷参赛,还是决定勉强去支持一下。

小周特别体贴,在第一排给留了位子,俩。我只得遗憾转告他,叶修临时有点事不能来。

周泽楷的眼神几不可见地暗了暗,应声表示知道后转身离开。

比赛开始,我们校队一如既往以慢节奏牵制对方,让其进退两难,在上半场结束时以十几分优势领先于科大。

为了给兄弟加油来的,当然最关注他了,怎么说呢,总觉得怪怪的。先前也不是没看过周泽楷打球,虽然这次他攻势依然凌厉,节奏掌控仍然巧妙,态度也很端正,但总觉得缺少了点什么。

中场,科大带来的啦啦队引燃全场。

我校不甘示弱!从隔壁师大借来的啦啦队热舞一曲,翩若惊鸿,宛若游龙!

……听着怎么那么惨。

捂脸,又忍不住从指缝里“偷看”美丽的小姐姐。不瞄还好,这一瞄,不经意发现周泽楷正盯着小姐姐们看,没一会儿还挥手招呼。

嗯?莫非……

定睛一看。

姗姗来迟的叶修站在被啦啦队挡住的门口四下张望,瞥见周泽楷后点头示意,从旁绕过,偷溜进来,坐到本就给他预留的位子上。

好了,没有莫非。

“怎么来了?”周泽楷大步跑来,满脸惊喜。

“讲座听一半溜出来的。”叶修把手上一瓶矿泉水扔给周泽楷,“打得怎么样?”

“嗯,尽力了。”周泽楷默契接下,拧开喝上两口。

我忍不住凑上去:“明明很好啊!”

叶修眯眼,揉一把周泽楷的头发:“棒!下半场继续加油哈。“

周泽楷点点头,脸上腾起红晕。

随后,这位腼腆的朋友,红着脸,上了球场。

大杀特杀。

无人能挡。

超神。

我掩面,几不忍看。

关键是周泽楷他,时不时往这里望个一两眼,我个直男都觉得好看的脸浮现甜甜的笑。

引起在座周围女粉丝热情欢呼。

“他在看我!!”

“明明是我!!”

后座的女生开玩笑争论。

我转身,认真且严肃地纠正:“你们都不对,我告诉你们他在看谁。”

“谁?”

“是我。”

女生们不屑,叶修笑得快要昏古七。

“其实是在看我。”他一边笑一边说。

“这个梗我先用的!”我提醒道。

“唉真的是我啊。”他一本正经。

“够了哦。“

叶修耸肩:“好吧。”

行了,篮球赛的结果就不用我多说了。

为对手默哀一小下下。


-TBC-

评论(23)
热度(254)
© 热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