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碗甜甜的汤✨

  热汤  

【周叶】单身狗的自我修养(上)

#放飞自我

#荀同学的博客摘录,咳咳


【周叶】单身狗的自我修养


六月九日 雨

下雨天,网速慢。在家睡过了没有女朋友的一天。

七月二十日 云

反正也没有女朋友,打游戏打得昏天黑地。

八月七日 晴

荀淡啊荀淡,你不能这样堕落下去了。好好学习,提升自我,赶紧脱单才是正经事啊!

八月八日 晴

打游戏打得昏天黑地。

九月六日 晴

咳咳,高考结束后在家咸鱼了三个月,翻阅期间博客,既没学习,也没对象,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竟不忍再看。

新生入学转眼即至,高中校友交流群内开始交流各校美好的小姐姐,简直令人心有戚戚,而一想本校的特殊情况,又心戚戚矣。

我校坐落于S市荒郊,以其惨不忍睹的男女比例荣获男子职业技术学院美誉,年复一年尽责地对外输出优秀的膜法师与魔法师。

没办法,但学还是要上的。

家住本地,无需过早准备,晃晃悠悠一路,几乎是踩点注册完毕。提起行李回宿舍,推开寝室门,不出意外地发现另两位已经布置好了。

他们人也在,搬了凳子凑一块儿。

其一正打着游戏,闻开门声卸下耳机挂在颈间,撇头冲我扬手:“哟,来啦。我叶修。”

另一位大概在观战,扭头的动作与叶修同步率爆表,浅笑:“周泽楷。”

等等,我是跑错学校了吗?

说好的穿花衬衫大裤衩的工科男呢?

相信这片区男同胞很快能对我此刻心情感同身受,在此不向你们多加赘述。列位女生可能不太能理解(诶有女生关注我这个博客吗?),那我给你们举个较为形象的例子吧。你打开门,左边一个张曼玉,右边一个邱淑贞,正对面镇着林青霞,她们摞起面前的麻将牌,对你粲然一笑:“来啦,三缺一,坐。”这时你大概只能大义凛然道:“不,我是来给大佬你们洗牌的。”

当然这是玩笑话,现场的我只被晃了下神,目光很快落到尚在进行的游戏画面上。明事理如我,不能让室友因为招呼而翻车,便出声提醒:“兄弟,游戏……”

话刚起,只见周泽楷极为自然地接替了叶修移动鼠标的手,两人一左一右,鼠标键盘,配合得天衣无缝,如同演练过无数次。

刀光剑影下,Boss轰然倒地。

“嗯?”叶修歪头。

我不禁咽了口口水,顺带把下半句话吞下,强行改口:“…打得真不赖。”

“呵呵。”叶修自信笑,“应该的。”

我竟无言以对。

随后闲谈中,我得知叶修从邻省H市考来,而周泽楷是S市本地人,他们都是一星期前就入住宿舍的。这我就无法理解了,都盼晚开学呢,这两位爷倒好,来那么早?问,叶修含糊道,刚好让小周带他S市转转。原来,他们先前就认识,说是经常一起参加竞赛,都是个中高手,一来二去就熟识了,常常私下交流,互相切磋,共同进步。

当我满怀敬畏之心问起是哪个奥赛时,叶修以一种理所应当的口吻说,是荣耀联赛。

哦。

你帅说什么都对。

九月七日 阴

听完入学教育没别的事,学校里随意转转就回寝室,偶遇一对情侣。早知道大学里都是出双入对的了,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塞了一嘴狗粮,他们秀得还特大胆、特过分。

忿忿的我进门就开始吐槽:“好气哦,刚刚看见一对情侣。”

“情侣而已,你很快会习惯的。”叶修搭话,手不安分地戳戳周泽楷,“小周你说是吧。”

“啊……嗯。”周泽楷乖巧应声。

“不一样啊!”我怒拍桌,“普通情侣能让我那么激动吗?!我是在我们宿舍这一层楼遇到的。”

沉默,长久的沉默。

而后叶修终于开口:“哈哈,也很正常吧,都什么年代了……”

我有些泄气:“也对。哎,好希望我也能有一个为我独闯男寝的女朋友啊!”

“嗯?是这样?”叶修挑眉。

“啊,不然呢?”

“没事。”

细致如我,捉到两人脸上一闪而过的不自然。

嗯?该不会,该不会?

“你们不会都有女朋友了吧?就留我一只单身狗?!”

“女朋友?那没有。小周也没有,你放心。”叶修笑得促狭,眯着眼像只狐狸。

周泽楷点头附和,眨眼又粘在叶修旁边研究新领的教材。(总觉得俩大老爷们儿用“粘”字怪怪的,但一时似乎想不出什么更贴切的动词,博学的旁友可以在底下留言建议,促进语文方面的共同进步。)

嗯,比我帅的人也都没女朋友,宽慰不少。

九月十五日 晴

诸君,我讨厌刷锻。

一学期四十次,一次两公里,app打卡严控配速步频,随机路线杜绝代跑,只为换取十分体育总评。

像这样,想想都觉得遥遥无期。


这时就很羡慕因为加入篮球校队而免锻的周泽楷了,领先我等废宅八十公里。

不过要不怎么说人与人之间差距能比人与猪之间差距大呢,小周同学对这难能可贵的机会视若无睹,依旧坚持每日晨锻,顺道还叫上叶修一起。

本想让他们带上我的,但周公这位磨人的小妖精在梦中苦苦挽留,叫人实在脱不开身。

哎不写了,还要跑今天的两公里。

九月十六日 晴

周公可能不爱我了,放任我六点自然醒。

但不能就此屈服!我继续躺着,闭目养神,期待找寻入梦的契机。

漆黑一片中,细微的声音都被无限放大,化作具象画面立于脑海。

先是旁边一阵微动,想来是周泽楷起了。

“咚”,轻声跃下床;“哒哒哒”,蹑脚走几步到叶修床前;“噔”,攀上阶梯。

“叶修。”周泽楷压低音量。

被子窸窣窸窣摩擦,木床板吱呀一响,叶修翻了个身,含糊呢喃:“小周别闹。”

“八十公里。”周泽楷提醒。

“真不想跑。”叶修哼哼,鼻音浓重,显然还没清醒,“再睡会儿,困。”

“陪你呀。”

好吧,我收回昨天的话,原来周泽楷不是顺便叫上叶修,他根本就是陪跑的。

脚步声紧接着开门声,大概是周泽楷先出去洗漱了。叶修倒也没真再睡,很快下床跟上。

不多时,两人一起回来。

“今天我起得很早嘛。”叶修的声音。

“棒。”

“既然那么棒,有奖励吗?”语气轻快。

“啊。”周泽楷停顿,沉思,试探道,“请你吃饭?”

“哎,孺子不可教。”叶修故作沉痛,语调一转,“是这样的……奖励。”

“叶……”周泽楷吞下后半个字,再没出声。

坦白说还是有些好奇的,但闭目养神法骤然生效,一阵困意袭来,迷糊间,我仿佛又见周公向我挥手。

再度醒来,耳畔回荡着熟悉的声音。

“嗯,舒服。啊,用力……”

“疼吗?”

“不会啊,这个力度刚刚好。嘶——就是酸、胀,嗯……”

“这里?”

“唔,对,按到了……宝贝儿,你真棒。”

愉悦的呻吟,尾音都忍不住在颤。

我颤颤巍巍地把头探出床帘。

叶修瘫倒在椅子上,一条腿大剌剌地伸出,架在周泽楷腿上。后者一脸认真地帮他捏着腿肚子,神色自然,动作娴熟。

六目相对,叶修主动招呼:“嘿,醒啦?有课吗?”

“早八。”内心尚未平复,我凭着深层记忆,条件反射答道。

周泽楷顺势看表,愣了会儿:“七点三刻。”

……再见!!!

九月十八日 多云

有些事情,我早该习惯的。

先是微信上源自陌生人的好友请求,头像是个漂亮妹子。通过后,对方与我寒暄许久,顾左右而言他,最终指向关键:麻烦了,有叶同学的联系方式吗?

没啊。

然后是大物课间,一姑娘特意坐到我身边,开门见山,问周同学的喜好。

“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

“那他喜欢什么类型的呢?”

喜欢的类型啊,是喜欢亲近的那种吗?

那么,可能、或许、大概,我翻着白眼回忆往昔,给出答案:宅,脸T,有点懒,游戏打得贼溜,没事叫他“宝贝儿”,偶尔抽一两根…哦,去掉最后那条,上次还见他抢他烟掐灭呢…

姑娘表情复杂:“好特别的女生。”

废话,因为根本不是什么女生,这是叶修啊。

“嗯,大多数时候还是友善温柔的。”想了想,我补充一句,投以鼓励的微笑。

而我内心的悲伤很满,满到快要溢出来。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他们两个就知道一起锻炼、打游戏、学习啊!

妹子们,这里还有一位优质单身男士,我,荀淡啊!

好的,这些暂且按下不表,小姑娘一时的痴迷可以理解。

晚上在二餐吃饭,一男的突然颠颠儿跑来,一屁股坐下:“同学,你……”

喵喵喵?你不会也是来要联系方式的吧?

“对啊对啊,你都知道了?”

“虽然我不歧……呃,怎么说呢,不能你要我就给吧。而且,这个,他们应该都挺直的……”我一阵尴尬。

对方一愣,乐了,连连摆手:“我校司礼的,这不快中秋了吗,想问问你朋友愿不愿意来主持晚会,他很适合的。几次在食堂见你们一起吃饭,没来得及要号,这次就你一人倒逮住了。”

“吁,这行啊。你说哪位?”

“稍微高点的。”

“那怕不行,他有点……腼腆。”

“试试嘛!兄弟你也帮劝劝,吹吹枕边风什么的。”

“卧槽话别乱说啊!”

“你们不室友吗,枕头离很近吧。”对方耸肩。

……去你的枕边风。

我把叶修的号码甩给他:“他们俩同边头对头睡的,枕头离得更近,你让他吹吹,成不成看你造化。”

加油叶修,请把他T得体无完肤!看你的了!

九月十九日 雨

周泽楷要去主持中秋暨迎新晚会了。

主持人福利是轻风第七代鼠标。

“灵活轻便,很适合我。”叶修肯定道。

妈的失策。

九月二十四日 多云转晴 

特地和叶修一起去看晚会。

只能说太!棒!了!

没想到周泽楷平日里那么腼腆一个人,上场主持起来也不含糊。

“剪裁良好的西装衬得他英武飒爽;白衬衫直扣到最上一颗,突显禁欲气息;素来低垂的刘海向后梳去,加以造型,霸气十足却不具攻击性;眉似禹剑,目若朗星,鼻如悬胆,轻启薄唇,温润而不失张力的声线将字符串作乐章……为周泽楷同学疯狂打call!今夜我魂穿他手中话筒!”

以上源自某迷妹的朋友圈,念给叶修听,连他都被逗乐。

“我仿佛看到了希望。”

“嗯?”

“明年涌入的小学妹。”

“呵呵,想多了。”叶修嘲讽。

“哎你就没什么想法吗?”

“嗯,是挺帅的。”叶修首肯,“就比我差了那么一点。”

“您开心就好。”

“反正,再帅他也是我的……嘿,小周,这儿这儿!”

两位主持道完谢幕词,周泽楷不动声色地扫视台下,叶修举手向他招呼。也不知道那么多人里周泽楷咋还就真看到他了,神色缓和,莞尔一笑,眼睛亮晶晶的。

“你的啥?”我还记着他未完的话。

“呃我是说,我们的,室友。”叶修拍拍我的肩。

周泽楷出了后台,一路小跑过来,又是往日那个邻家少年,带着一丝羞赧:“还好吧?”

“好好好。”叶修伸手去揉周泽楷的头发,让它们恢复低垂的状态,这才满意,“但还是这样顺眼。”

周泽楷脸颊微红。

回寝室后,司礼部学长来敲门,如约送上轻风第七代鼠标。周泽楷是看也没看就给了叶修。

而叶修突然从柜子里拿出另一款鼠标作为回礼,说是做游戏代练赚钱买的,据他的观察,各方面都很适合周泽楷。

同时也有送我的礼物。

啊,就像我十八号特意补充的那句一样。

窗外的月差一点就能圆满,而清辉已然笼罩大地。

中秋当日一定更美。


-TBC-

评论(23)
热度(304)
© 热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