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碗甜甜的汤✨

  热汤  

【周叶】备选词库(短篇完结)

#啊生日快乐!


【周叶】备选词库


一觉醒来,世界都变了天。

叶修低头打量自己:上重甲,下锁甲,腰带是布制的,鞋子是板甲的,整个一头重脚轻,还是狂放不羁的东北大袄子配色。他看着这些装备,脑内直接转化成数据,粗略计算下叠加成的属性,颇为满意。

废话,能不满意吗?可不就是他亲手给君莫笑搭配的散人专属混搭风造型吗?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他本勤勤恳恳地蹲着BOSS,不就是近来难得熬夜有些小困,决定眯一会儿嘛,怎么睁开眼自己就成君莫笑了?叶修思忖,断定是十一月的空气太凉,把在做梦的自己吹恍惚了。

先醒过来再说。叶修果断,简单粗暴地抄起千机伞就要往自己脚背上扎。

寒光起,未切实碰到便有彻骨凉意,透过板甲要往里钻。

叶修一惊,及时收手。

这时还没意识到不对劲那是真傻。

不妙啊,非常不妙。

自己可能……真的在游戏里?


一句“我靠”脱口而出——理应是这样——但事实上叶修只是张了张嘴,半点声音都没发出。

怎么回事儿?

纠结片刻,叶修福至心灵:既然是游戏,脏话被屏蔽了吧?

细节不深究,找出路要紧。

四下张望一番,出路没找到,倒是意外瞥见个熟悉的身影。灰色风衣,黑色礼帽,修长身形,光是站在那里露个背影就帅得掉渣,不是一枪穿云是谁?

“一枪穿云?”让叶修这种宅男穿着重甲跑过去?算了吧。他喊出声,企图让对方找过来。

然而根本没什么用,他像刚刚那样做得出口型,而耳畔静静的,只听得见风声。

叶修大惊,不是吧,一枪穿云也是禁词?这游戏可以呀,制作方门槛明天就能被周泽楷的迷妹踏平吧?

“枪枪?”不行。

“云云?”还是不行。

“枪王大大?”依然不行。

叶修终于意识到,这可能是自己的问题。

那边的一枪穿云还抬头望天思考着人生,完全没注意到一边叶修对他的深情呼唤。

尽管情况非常不明朗,但叶修这种行走的“老子无所畏惧”表情包代表并未慌张。他扣压千机伞柄上的扳机,子弹连射,打在一枪穿云脚边。

一枪穿云冷不丁吓到,终于转身,见一身花花绿绿的叶修,很上道的没笑。疑惑从脸上一闪而过,定格住最后的惊喜。

“前辈?!”

叶修沉默。

叶修沉痛。

他记得一枪穿云是系统脸啊,怎么现在顶着周泽楷那讨人喜欢的样貌,惊喜地叫着他“前辈”?这让他觉得刚刚朝那边射了几枪真是罪该万死……


一个突兀的声音忽然冒出,打断叶修刚萌发的愧疚——

“让本少看看接下来的都!是!谁!卧槽,老叶和周泽楷?!哈哈哈你们也终于被搞到这里来了!爽!”叶修自认为目前人生中遇到能把话说成这样的只有一个人,他叫黄少天。一看,果不其然,身披轻甲,手持光剑冰雨的剑客,笑得一脸幸灾乐祸。

解释一下?现场唯一说不了话的叶修眼神示意。

“看你那么可怜搞不清规则,我就好心给你说说。虽然听起来很玄幻,但都是我在这边摸爬滚打一个月探出来的可靠信息。这系统世界设定极似荣耀,职业选手会被随机抽选一对进入,直到两人配合把这边的二十来个副本打穿才能彻底离开,同时有下两人接替。都根据神之领域野图和原有副本改的,不难。你们今天会出现在这里……就是因为我终于要离开这破地方了哈哈哈哈哈!”黄少天多年媳妇熬成婆,激动得已疯魔。

你哄虚空双鬼呢,还在这呆一个月,那我前天看的蓝雨对微草比赛里参战的是你双胞胎弟弟黄少地啊?叶修满是质疑。

“别不信啊,注意我说的是’彻底’离开。白天你们还能进行正常工作,但晚上一睡着又会被拖到这里。我再喜欢打荣耀,也不想过白天职业选手夜里帅气剑圣的生活了,累啊。怎么说的来着,对,压力山大!”

叶修有点动摇,但还有疑问没解开。他指指自己的嘴,摇头,看黄少天语速飞快,略有点怀疑。

黄少天一愣,春风得意地笑起来:“傻了吧?叫你们一个个说我话多,关键时候一个能说的都没有。你现在是你账号卡的状态,词库里没你想说的话你就说不出来。备选词库是根据你曾经发出的消息提取的,本少词库那叫一个丰富,说话一点障碍都没有。这就叫思则有备,有备无患啊!”

哦,叶修沉吟,这解释得通。君莫笑这号没用多久,赛场下时间较多。网游里不禁语音,一般情况下自然爽快开麦,所以他的备选词库的确少得可怜,有的估计也都是材料清单之类。同时,赛场上不用账号卡称呼对手,一般是以选手简称,所以他的词库里的确没有“一枪穿云”的名号。

理清思路,就能进行尝试。叶修回忆自己曾经发过的消息,试探着组织语言:“小周,帅。少天,烦。”

哦,真的能发出声音了。叶修点头,对黄少天提供的信息表示满意。对此,周泽楷习惯性捂着侧颈,害羞地低头;黄少天忿忿地爆出一大堆话表示抗议。

“喂,你在这里?赶紧回去啊!终于能离开这破地方了。”又是一个异常熟悉的声音——一杆却邪,一脸不耐,战法孙翔是也。登时,叶修看黄少天的眼神都带上了点怜悯。

黄少天犹如被戳脊梁骨,丧气地踱步过去,在叶修和周泽楷的睽睽注视下,悲壮地拉住孙翔的手。

贫瘠的词库无法表现叶修此刻的心情,于是他吹了个口哨。黄少天一点点变得透明,愤怒地几要跳脚,在彻底消失前又变得镇定,脸上挂起落进下石的笑:“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老叶你别高兴太早啊,这是规则,你和周泽楷也要这样才能进出副本的。颤抖吧,尴尬吧!”

啧,好麻烦的规则。但说让叶修笑不出来还不至于。他状似随意地看了眼一旁的周泽楷,筛选词库:“走呗?”

“嗯。”最具行动力的枪王应声,除此外未发一言,走上前便牵起叶修的手。


白光闪过,两人被传送入第一个副本。

赤云密坛,神之领域最低级的副本。

五十五级副本对两个满级号难度不大,但毕竟第一次,配上实体生疏的操作也说不准,不可大意。

周泽楷没来得及多感受一会儿触感,叶修先一步抽回自己的手。他指荒火和碎霜,做出口型:“拿好,小心。”

从风衣下的枪套里抽出双枪,周泽楷第一次觉得用两把枪好麻烦。

干翻几个红着眼杀上来的密坛守护者,他们发现副本确实简单,调成了相应双人难度,看来这坑爹的系统还没绝情到丧心病狂。操作也不困难,跟满大街宣传的全息网游差不多,只要做出相应的动作,就有对应的技能发出。受伤会疼,但较轻微,放个小回复术磕点药又是条好汉。

这种程度,一个人也能打穿。

于是,一路上就见周泽楷这远程职业冲在前面,叶修跟在旁边时不时放支暗箭、补把刀,偶尔给刷个血,进度推得顺利。你要说他划水摸鱼,他肯定振振有词地告诉你,这是战术,明星战术懂不懂?利用明星选手超强的技术实力碾压敌方。——说得跟他自己不是全明星选手一样。而且他年纪大了,偶尔飙飙手速还行,真枪实弹上去干,还披重甲,不行啊!这世界,终究是年轻人的世界嘛!叶修大手一挥。

周泽楷一脚把最终BOSS踩翻在地,双枪火舌起,砰砰砰对着就是一阵踏射。最后一声枪响,BOSS的生命走向尽头。他插回枪,就着这个姿势,冲叶修伸出手。

“哇,帅!”叶修噼里啪啦鼓上了掌,想想也没别的词可以用,又夸了遍帅,接着毫不忸怩地将手搭过去,看着双方的身体奇迹般变得透明

意识消散前,他迷迷糊糊感慨,抽到周泽楷一起真是太好了。像前面那对,啧啧,什么诡异搭配,哪能有他们队那么和谐?

啊,我的搭档是个盖世英雄,他会披着风衣,脚踏七彩红带嘉纳送我出本。

揉眼,昏沉的脑袋逐渐清醒,叶修支起身。面前的电脑已陷入休眠模式,只有指示灯跳闪。夜色深沉,BOSS也没心情去等,叶修拖着疲惫的身子,直接关机上楼睡觉。


翌日,叶修到兴欣训练室上机插卡,干的第一件事就是丰富自己的词库——有话不能说真特么憋屈。

想刷话也得找个知根知底的,不然别人见那么多消息只会觉得他有病。所以叶修翻翻列表,找到好友一枪穿云,试手发了条消息。

“小周啊,吃了吗?”看,多博大精深的一句问候语,体现了中华文化源远流长,表现了对友人的殷殷关切。

周泽楷看来在线,秒回了个“吃了”,后面又跟了个问号。哎,要怪就怪地域差异,没让他get到前辈拳拳问候。

“这不是刷词汇吗,昨晚什么都不能说多麻烦。”

“嗯。”周泽楷表示理解。

得到本人的支持,叶修更放松肆意地开始刷起来,一股脑儿把自己可能会说的话都发了过去。正常点的“晚上好”、“走这边”、“小心”,不正常点的“兴欣饮水机坏了没人修”、“老魏睡觉打呼噜”应有尽有,可以说考虑问题是相当全面。

唱了会儿独角戏,叶修看霸屏的记录,非常称心。查漏补缺之余,他关切地又发条消息:小周你不刷点词备着?

原以为要过会儿才能被看见,甚至夹在一堆消息里被忽略。没想到周泽楷又是一个秒回:“没事,有小号。”

叶修惊为天人: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周泽楷那不用多说,随便跟工会会长提一句,人都能款曲周至地双手奉上装备顶尖的野号。

对方秒回说明没有屏蔽消息,对方在小号刷备选词库说明他为人着想。

上善若水,大爱无疆!

叶修十分感动并为自己的刷屏行为忏悔一秒钟,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平静的白天很快过去,迎来不平静的夜晚。

叶修这次没再作死熬夜,好歹晚上干的是体力活。

他还记得给君莫笑换套轻甲,以便自己行动方便。

他到的时候,周泽楷已经站那儿了。

“对不起哈,来晚了。”不愧是荣耀教科书,连这种情况都考虑在内,投入备选词库。

“没事。刚到。”周泽楷摇头,秒杀千万少女阿姨婆婆妈妈的眼睛弯起好看的弧度。

哎,美色误人,怪不得人家粉多呢,有颜有实力谁不喜欢。叶修捧胸口作心痛状,感觉中了枪王无意乱射的子弹,只恨词库里又没现成的词可以表达心情。

周泽楷不知叶修在开玩笑,只以为他哪里不舒服,手忙脚乱拍抚一阵,才见叶修端正神色,冲他勾勾手:“走吧。”

周泽楷一愣,视线自然落到伸出的手上。

白皙修长,骨节分明,为打游戏方便而修平了指甲,边缘圆润,显得干净而可爱。这就是叶修的手,任谁见了都会说好看的手。

他很快回神,占据主动握住那只手,笑意更胜。

叶修沐浴着如约而至的白光,自顾自嘟囔:“伤害无辜啊?我又不是喜欢你的那群小姑娘啊,再放电也没用啊。”

白光很有效率地将二人送至目的地,一座饱经风霜,处处是断壁残垣的城池。

被火山灰抹去存在痕迹的迷罗古城。

地方本来就不大,改成双人副本后相应的更小了。两人都没有很紧张,当旅游似的走走停停,四处参观——不然游览个类似的庞贝还得跑那不勒斯,这波不亏。

轻轻松松推到最后,灭了最终BOSS。叶修话不多说,只想魂归上林苑,但看周泽楷一副想说什么的样子,勉强忍住冲上去拉人家小手的冲动。

“前辈,我……”开口才觉唐突,周泽楷支吾,进退两难。

叶修深表理解地拍拍他的肩,和自己昨日一样,应该是词库不够无法表达:“我懂的。累了吧,回去好好休息。”

周泽楷想再努力辩解一下,但这对他而言显然更为困难。最后,只能略带遗憾地覆上叶修的手,同他一道被送出副本。

意识回归现实,上林苑寝室的床板被褥是如此亲切,连老魏震天响的呼噜都显得可人。叶修翻身,一夜好梦。


接下来几日,白天任劳任怨给兴欣工会打工,夜里兢兢业业打真人版荣耀。叶修肯定是更喜欢用鼠标和键盘操控角色的,打起来没个底,说不熬夜其实也不算早睡。

职业选手可不一样,都有套标准作息时间,更不说周泽楷这种严于律己的。叶修估计他到点就上床,连手机都不会偷摸着玩一下。所以周泽楷每次说“刚到”,叶修都不太相信,觉得是出于风度的客套话。

让人家等也怪不好意思,叶修决定约个固定时间一起下本,提高效率。因为神奇系统的关系,两人近来没少联系,互相置顶消息并标记特别关心,所以叶修的提议很快传达到周泽楷那里,被他欣然同意。

也算解决了件事,叶修一阵舒心,把君莫笑停竞技场里,出训练室抽烟去。

一直在旁窥屏的方锐忍不住了:叶修这几天一天到晚跟人聊天,还神秘兮兮的只打字不语音,绝对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是不是仗着自己大神的身份在游戏里调戏小姑娘了?——看,猥琐流大师平日思路和比赛打法都是一脉相承的。

为了正义,为了和平,我,真诚勇敢善良可爱的方锐,不得不挺身而出,为民除害了!在此之前,先让我看看聊天记录给他定个罪。哟,看看,果然吧,这个叫一枪穿云的失足少女……我操?!

君莫笑:小周啊,你一般几点睡?

一枪穿云:十点。

君莫笑:那好,不能让你等太久。以后就这个点一起睡哈。

一枪穿云:嗯。[比心]

方锐一个五雷轰顶,一向稳如泰山的黄金右手都颤抖起来。他将屏幕上显示的几句话翻来覆去看好几遍,脑内想了很久荣耀究竟允不允许有重名,开始极度怀疑人生。他都不敢往上再翻,怕看到更可怕的东西被叶修追杀。

“嘿方锐刚刚干嘛呢,那么不淡定。”魏琛对他事发突然的一句国骂提出异议。

“啊?没,没什么。”方锐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再打几年荣耀。

叶修仗着自己大神的身份在游戏里调戏另一位大神周泽楷?这种事让他怎么说?

感觉知道了件不得了的事。

叶修畅快地抽完一根烟,老神在在地迈进训练室。

一切如常。除了,方锐看他的眼神不太对劲。

……管他的。他日夜不休地打游戏已经够累了,哪有功夫管队友看自己的眼神是不是正常啊?


虽然难度一天天加大,但二人合力推图的进度依然顺利,毫不懈滞,照这情况估摸能在二十号出头打穿。

周泽楷还是那样,不善言辞,好多次叶修都见他欲言又止,估计是备选词库跟不上。于此,叶修表现出一个内心敞亮、善解人意的前辈最大的宽容。

风雪矿洞里,周泽楷红着脸,刚说了个“我”,叶修便体贴地从背包里掏出条碎花围巾,尽平生所能还是给他打出一个超难看的蝴蝶结。“我懂我懂,冷嘛,看你脸都冻红了。风衣还是不抗寒啊,改明让你们技术部给一枪做个棉袄。”说着,身着轻甲的叶修自己也觉得冷,下意识往周泽楷身上靠。

周泽楷无奈,解下围巾又给叶修挂上,随手就系了个完美的法兰西结。

围巾松松软软,带着点儿周泽楷身上的薄荷味。

“走了,前辈。”

叶修感受到周泽楷掌心的温度,有些灼人。


还有次赶巧兴欣对上轮回的比赛,叶修想着这五好青年跟自己打了那么多本,出那么大力,得尽个地主之谊犒劳犒劳。

于是他带周泽楷去楼外楼搓了一顿,西湖醋鱼、龙井虾仁、叫化鸡等H市名菜点了个遍。酒足饭饱,叶修边摸口袋边感叹不如麻辣烫,感叹着感叹着没了下文。

服务员一脸微笑地候在一旁,请客如戏,全靠演技,这种“假装忘带钱包”的伎俩她见得多了。

周泽楷看出他是真尴尬,二话不说掏出自己的卡。

这一举动让他在叶修心目中的形象越发高大起来。

恰巧,轮回经理打电话来催回程,周泽楷不太抱希望地顺口问叶修要不要跟去S市玩。刚受人之恩,叶修答应得爽快。

下楼,在周泽楷受宠若惊、轮回队员极度受惊的表情中,叶修神色自若地打了圈招呼:“嗨。”

夜晚高架畅通无阻,发车一个半小时内就到达S市中心。

叶修来得突然,还没考虑过住宿的问题,反正轮回宿舍是不要想的。

人是自己带来的,周泽楷决定带他去边上酒店开房。

他们先跟着回了趟俱乐部,周泽楷给叶修拿了些全新的换洗衣物,又提了袋东西:“给你们。”

一共就仨字,叶修当然注意到那个“们”。他随手一翻,看见苏沐橙在追的那部剧男主演签名写真;老板娘老在微博转发抽奖的某大牌口红全套;忍刀十六叶定制等比例模型;一整条的黄鹤楼……叶修受到暴击,不由得又感叹了下真是个和自己一样优秀友爱的好青年啊!打场比赛还送那么多东西!

他们打车去了附近一座五星级酒店,周泽楷本想开两间标间,被叶修强力劝阻:一间就够了。周泽楷的脸难以揣摩地腾起一片红云,叶修戏谑调侃:“小同志不要怕,我又不会半夜起来吃了你。”半晌又严肃真诚:“这边房间多贵啊,怎么好意思再让你破费。反正标间有两张床,都男的,没事。”

好吧,你说没事就没事。周泽楷深吸口气,在前台经理迷之微笑下说:“一间……标间。”

不过确实没事。

算是有点异常的就是晚上进荣耀打的是列屏群山副本,BOSS没打到,爬山爬得累个半死,后半路几乎都是周泽楷拖着叶修在千山城里转悠。

次日晨,叶修醒来时脸上写满崩溃。


退了房,周泽楷本打算如约带叶修在S市逛一圈,兜兜淮海路呀,吃吃人广小吃啦,登登东方明珠啊……看叶修这状态,直接砍掉其他的,剩中间一项。

最后,叶修选择了在楼外楼时无比怀念的麻辣烫。

天若有情天亦老,捞烫给您续一秒。

瞧瞧人家这广告,一颗赛艇!

叶修主张麻、辣、烫三者缺一不可,结账时汤底报的都是麻辣高汤。抬上来一看,山丹丹花开红艳艳,花椒藤椒各种椒张牙舞爪,吸口气就能打个喷嚏。

生死已看淡,单纵就是干。

好容易吃完,两人抬头对视,执手相看泪眼。

叶修被辣得眼泪汪汪,嘴唇朱红,不住喘息,看得周泽楷心中小火苗在辣油助燃下蹿成燎原烈火。

“前辈,我……”

“哦,太辣了是不是?这边有瓶水,虽然我开过,你先喝着?”叶修习惯性抢话,末了反应过来这是现实,不存在备选词库不充裕的问题,他带着点歉意,“抱歉习惯了,你说你说。”

周泽楷不语,拿起纸巾,温柔地替叶修擦去嘴角的红汤。

叶修有些发愣,心莫名地乱跳好几拍。

他没仔细琢磨,见时间差不多了,问周泽楷借点钱准备坐高铁回兴欣。起初周泽楷不乐意,想开车直接送他回去,但执拗不过,也就随他意。

麻辣烫吃撑了,又坐了一小时高铁,回兴欣时叶修脚步都是虚的。不过这也挡不住他对荣耀的热情,迅速分完周泽楷给众人的礼物后,飞扑到电脑前开启荣耀。

上线就见一枪穿云发来的消息,叶修回复几句报了平安。


莫凡保证自己只是过路倒水喝的,绝对没有偷窥叶修聊天记录的意思。但拾荒必不可少什么,眼力啊!加上叶修聊天字体设置挺大,真是一不小心瞥到的。

一枪穿云:到了?

君莫笑:嗯到了,放心。

一枪穿云:昨晚累了,还疼?

君莫笑:是挺累,现在腰还酸着。可能老了,哎,还是小周你体力好。不是你带着,最后我也去不了顶点。

一枪穿云:前辈要多练练。

一枪穿云:好好休息。

君莫笑:行,晚上见。

晴!天!霹!雳!

联想下叶修进门踉跄的步伐(高铁坐麻的)、红肿的嘴唇(麻辣烫给辣的)、身上明显周泽楷风格的衣物(全新的)、迫不及待开电脑聊天(打荣耀顺带的),莫凡一下子觉得十六叶模型变得烫手起来,背后藏着不可告人的交易。

魏琛在那儿抽上了黄鹤楼,对周泽楷是赞不绝口。

烟雾缭绕中,莫凡水也没倒飘回座位,旁边苏沐橙兴致盎然地给写真拍照发朋友圈,瞄到他失魂落魄地样子,无不关切地问侯他怎么了。

“叶修,真伟大。”莫凡肃穆回答。


又过了平静如常的几天。

其中某天魏琛在早餐桌上打着呵欠怪叶修说梦话打扰他精致的睡眠。

叶修当即拍案,反唇相讥:“得了吧,就凭你声振林木、响遏行云的呼噜,还能被几句梦话打断?”

魏琛不甘示弱:“那得是你喊得撕心裂肺啊!”

“诓人呢,你说说我都喊了什么?”

“什么小粥,小粥?”魏琛努力回忆,“有那么想喝粥?”

自以为掌握内幕的方锐与莫凡身形一僵。

而叶修神色如常:“这么一说是有点。那为了你日后的精致睡眠,明天你早起去街那头买粥缓解我的相思之苦吧。”

相思之苦?方锐和莫凡吃着油条,味同狗粮。


还剩两天就能通关离开,一阵轻松。

当下,域河北桥。

北桥守护者,法师莫丹克。

桥残破得千疮百孔,莫丹克的攻势犀利准确,没一定跳跃技术八成会被扫下河。

以叶修的技术,他完全可以操纵君莫笑毫发无损地跃至最高点。只可惜,如今他是亲历着这一切。

跳跃,术起,脚一歪。

也不知道这游戏里挂了能不能复活?叶修还有闲心胡思乱想。不过想象中的落水没有如期而至,身体稍一沉便停止下落,他只感觉到自己手腕一紧,被另一只手死死抓牢。

抬头对上周泽楷的眼睛。

那双会说话的、好看的眼睛里,显而易见地写满慌张、自责,及时挽回的狂喜。但还有另一种不可捉摸的情绪呼之欲出。

遥遥地和叶修心底说不清道不明的思绪呼应、交缠。

而形式逼人,莫丹克又一道法术破风指来。

叶修当机立断,千机伞口朝下连射,靠后坐力完成倒飞,又借力一扑,重新站回桥上。周泽楷顺势护住叶修,愤怒在他周身凝结为凌厉的气场。

巴雷特狙击,命中头部,伤害加倍。

速射、怒射、暴射,火力全开。

接下来两人联手,莫丹克没能掀起什么波澜,红血到底死得平静。从叶修飞身上桥那一刻起,周泽楷没松开过手,所以BOSS挂掉的那一刻,二者直接被传送出游戏。

黑暗中,叶修盯着自己的手掌,仿佛温度犹存。他缓缓收起五指,捏紧一团空气,嘴角勾起弧度。


最后一日,最后一个场景。

周泽楷十点准时到达,意外地发现叶修已经等在那儿了。

荣耀,神之领域,落日瀑布。

这地方不用多说,山青水秀,景致怡人,大受恋爱男女好评。系统改良过的场景已非春秋不变,此刻应时地垂着天幕,繁星闪烁。秀气的瀑布挂下一道银帘,时有黄鹂鸣于深涧。

没有落日,依然迷人。

叶修催着周泽楷快点进本,一副赶时间的样子。周泽楷稍有些失落,知道前辈这是迫不及待摆脱这个噩梦般的真人版。以后……再不能比这段时间更亲密了吧?

他心不在焉地走着,遇上小怪就子弹招呼,发泄一通。叶修难得积极地强力输出,障碍清得飞快。由是,进度神速,估计都没用上两小时。

这头打完,周泽楷有些认命地伸出手。叶修却不急着握,掏出个机械怀表看眼时间,放心地点头。他拉着一枪穿云风衣的袖口,连人带到开始候场的地方。

来时没细看,现在留了个心,周泽楷才发现不远处的空地上横七竖八摆着几排烟花。

叶修神秘莫测地笑笑,抬手就是一个火焰爆弹——元素法师的低阶技能就这样被用来点火,效果非凡。

火星四溅,数十道烟灰刷出整齐划一的轨迹,又在同一时刻引爆,绚丽的色彩被钉在浩瀚苍穹,同星光一起闪烁。

ZZK

11.24

“没想到我知道吧?”叶修狡黠地眨眼,“为了给你惊喜这些话也小号上刷的。”

被他说对了,周泽楷确实又惊又喜。

“总算赶上,试了几次,最终效果还算像样?”叶修明明是问询的语气,神情却相当自信,“字太难不会摆,我亲自说吧。生日快乐,小周。”

烟火摇曳明灭,最后被一阵清凉的夜风吹熄。周泽楷凝望花火散尽的长空,九重天畔悲悯皓月照亮他心底无限柔软。

“好喜欢你啊,叶修。”

终于,他说出了一直想说而未说,孤零零藏在备选词库角落里的话。语调极尽柔软,几个字乘着夜风传入叶修耳中。

突然被人告白怎么办?叶修显然没有应对此事的经验,备选词库告竭。但他不会就此被难住——

他反手扔出一连串手雷,以类同押枪的手法,把手雷准确送往需要的落点。不过亦有所改良,比如将其运用在抖枪的基础上,手雷分射两个方向,再比如一段距离后又被叶修控制着画了两道弧线。

非触发式的手雷,到了时间会自动爆炸。

周泽楷看着它们从底下开始,一个接一个燃烧,攀上,烧成一团熊熊燃烧的心形,经久不息。

这是荣耀教科书对表白的教科书式回应。

他一点点靠近,主动牵起周泽楷的手。周泽楷调整姿势,张开五指,从叶修的指缝中穿插进去,与之相扣。另一手揽住叶修的腰,将人拉进,稍低头在他嘴唇上印下一吻。

单纯的吻,庄严的像某种神秘仪式。

不远的天穹,心形火焰熠熠生辉。


叶修睁开眼。

窗外月朗星稀,明天会是个好天。

要不……再去趟S市?


-Fin-


我是谁为什么躺在你奶奶的关注列表里(不

评论(21)
热度(363)
© 热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