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碗甜甜的汤✨

  热汤  

【周叶】请检查我(短篇完结)

#眼看着大家都陆续开学,而我还有一段假期……

#大家都做完作业了吗?

#lofter的敏感词到底是个啥啊崩溃啊改了五次了……


【周叶】请检查我

周泽楷注意叶修很久了。

H市下月将召开某极为重要的经济峰/会,各部各处都严加勘查管理,甚至怕人手不够,还从相邻的S市借了一批精英守着。他就是这样被调任来的。上头精心部署,将他那一队人指派到H市轨交一处人流量较大的地铁站,执行安检工作,万一出什么突发事件也方便行动。

他是在那里遇到的叶修。


第一次见面,叶修包侧装了瓶水。

“喝一口。”周泽楷示意,公事公办的语气。H市人/大多已因这场会议被调()教得训练有素,过安检一系列动作犹如行云流水,不带眨眼。像这样需要被提醒的都算是少数。

叶修茫茫然,抽出矿泉水瓶,举在周泽楷面前晃了晃,一脸狐疑:“我喝过的。”

……没用呀,你得当我的面喝。当然周泽楷这种安静的美男子并没有这样吐槽,他只是又淡淡重复:“喝一口。”

“好吧,如果你坚持。”叶修耸肩,拧开瓶盖,递到周泽楷嘴边,神情透露着理解与包容,“小同志站岗站渴了吧?真是的,上级剥/削严重啊,怎么连水都不给配。”

周泽楷一阵尴尬,脸上“刷”地腾起一片红云。

幸好有队友江波涛,他忍着笑给叶修解释了规定。

叶修恍悟,连连点头,认错态度良好:“太久没出门了,不知道要这样检查,抱歉抱歉。”

他乖乖喝了水,离开的时候还嘟囔:“怎么那么严了。”

周泽楷心情复杂,目送着他远去。


第二次见面,叶修包里装了支打火机。

过安检仪时被检测出来,叶修翻开包取出打火机,诧异道:“这不能带了?”

“不能。”周泽楷指一边的火种自弃桶,严肃道。

“丢进去了拿得回来吗?”叶修问。

这桶就一类似黑洞的存在,有去无回,到晚上就给相关工作人员搬走处理了,拿回来?想都别想。

见对方狠心摇头,叶修又道:“这我弟送我的,值不少钱呢,丢了多可惜。”

周泽楷看着上面贵牌logo,以及周年限量标示,深以为然,就听叶修继续:“比淘宝十块钱一打的好用多了。”

一阵沉默。

“这样吧,你替我保管下,我等会儿回来拿。”叶修像是忽然想到的好主意,自来熟地把攥着打火机的手伸进周泽楷制服裤口袋,松手把它留下,“这边打了空调,温度不会太高,火机质量也挺好吧,应该不会出事。”

“啊?”事件的发展令周泽楷猝不及防。

叶修笑笑,愉快地一拍周泽楷的肩:“晚上/你还会记得我的吧?我叫叶修,到时候见。”

周泽楷再次目送叶修远行,感觉热度从装打火机的口袋蔓延开去——叶修掌心的温度犹存。

他揣着“违/禁/物/品”站了一天岗,心不在焉地想着只见过两次面的叶修。晚上轮班,叶修还没出现。他特意呆在原处,等一阵等来了人,把打火机原样交回叶修手里才松口气。

叶修笑眯眯,连声道谢,感叹相由心生。

明明是被强行塞了打火机的周泽楷摸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

而后,两人顺路一起吃了晚饭。


再一次见到叶修,他的包里装了一小瓶不明液体。

瓶身挺好看,很有设计感。

“什么?”周泽楷问。

叶修也算习惯他言简意赅的语风,同样话不多说,拔开瓶盖,按动喷头朝周泽楷就是两下。

“队长!!!”

不知从哪儿突然冒出五名wu警,撕心裂肺地喊着,仿佛他们敬爱的队长在叶修的“恐怖xi击”下英勇就义。

周泽楷行动快过语言,怕几人直接把叶修按倒在地,便先一步拉过叶修,圈进自己怀里,往旁边躲了半步。

目标突然移动,五人扑了个空,和周泽楷大眼瞪小眼。

“香水。”周泽楷解释。

扑在周泽楷怀里的叶修嗅了嗅对方衣服上留有的余香,满意道:“还是朋友送的,我不用这玩意儿,没想到挺好闻的?”

周泽楷吸气,闻到的是清新的海洋香,还混有叶修洗发水的果香。

他赞同地点了点头,的确很好闻。

“话说这些人叫你队长?”叶修疑问,“你们一个雏鹰假日小队的?”

轮·雏鹰假日小队·回队员:道理我们都懂,你为什么抱我们队长抱那么紧?


紧接着的一次见面颇有戏剧性。

周泽楷轮上夜班,刚到岗就见到叶修被同事扣/押在那里。看见这个熟人来,还挺高兴地冲他挥手招呼。

“怎么?”周泽楷询问。

“我们觉得这个人非常可疑,怎么说呢,他装了一行李箱一模一样的衣服。”

叶修解释:“出差去义乌顺手买的。”

“周队你看这不糊弄人吗!换你你信吗?即使是批发也不带这样十几件一买的啊,非常古怪。哪有人这样的?”

周泽楷思索:“……扎克伯格?”

同事一时语塞。

最后还是周泽楷担保没问题叶修才被放的行。

为表达谢意,叶修在行李箱里抽出一件衣服硬塞给了周泽楷。


后来有一次,上头出台了一项新规定,不准带冰淇淋月饼——里面装的干/冰有隐性威胁。

而叶修,那么恰好撞枪口了。

“不会要丢掉吧?”叶修一脸惋惜。

周泽楷犹豫,还是点头。规定就是规定,再怎么苛责,也是为保护大众安全。通知刚下来他也没在意,觉得不会有人带这种东西过地铁,哪想就这么巧,还偏偏又是叶修?

“浪费可耻啊。”叶修叹气,“能在这儿吃了走吗?”

周泽楷表示可以。

“这一盒六个我一人吃有点多,不然一起啊,叫上你那假日小队成员?”叶修道。

周泽楷一愣,旋即拒绝:“工作。”

叶修眼巴巴地看着他,沉痛道:“浪费真的可耻啊,你忍心吗!”

周泽楷眼一闭:“要工作。”

“处理这种违w禁w物w品也是你的工作。”叶修诚恳。

“好了好了,队长你跟他去吧。”江波涛好笑,看眼手表,“刚好午休,你们先去吃,让杜明站会儿。”

“嗯,小江就是懂事。你们都来吃啊?”

懂事的轮/回队员们纷纷摇头。

叶修和周泽楷在旁边休息室分食完了一盒像从蜜里捞出来的冰淇淋,被甜得简直怀疑人生。


会议行将召开,各处进入一级戒备状态。

周泽楷负责的地铁版块更加严苛,甚至配备了金属探/测/仪和安/检门,每位乘客都要进行深度安检。

即使叶修已经和周泽楷相熟也不能例外。

“哎最近我爸要来,估计逮到机会又要催我回去。”叶修无聊地跟周泽楷拉家常。

“嗯。”周泽楷随口应声,例行公事地抚过叶修的双臂及后背,用金属探测仪扫过躯干。原本平静的仪器一靠近便高频鸣叫起来,周泽楷只当叶修的皮带是金属的,照例用手探了探……嗯,没皮带?

周泽楷有些不信邪,又捏了捏,确认他腰上软软的,不是皮带的触感。

“带什么了?”他询问。

不明真相的叶修迟疑:“呃,肉?”

“金属。”

“好像没吧。难道最近钙片吃多了?”

看看,这种关头叶修还在那儿贫,关键今天领导下查,不好放行,直接连人被周泽楷带到一边小黑屋检查去了。

结果口袋也翻了,人也摸了,愣是没从叶修身上找到一个金属物件。

被翻来覆去摸了个遍的叶修打趣:“真没什么管w制w刀w具,周警官你这样可以算作耍w流w氓吗?”

那怎么解释给外面领导听呢?探测器叫得那么欢。

正当两人要为了祖国的安保事业奉献一切掀衣服脱w裤子检查时,小黑屋的门被打开了。

“队长,刚刚发现那个探头坏了,碰到人就叫……不好意思,我什么都没看见,你们继续、继续。”

小黑屋的门又被关上了。

周泽楷维持着半跪给叶修解w裤子扣的姿势,宛若中了僵直弹。


虽说承办的是经济会议,各军w界/政w界的大佬们也会出席,很多都是提前一天从B市飞来H市的。这些人可都得好好保护,周泽楷一下就被从地铁调离去机场。

前头的几人,那基本有点常识,看过(晚上七点播的那个节目)的人都会认识。

默默走在最后,极其低调的,周泽楷也认识。叶上将,军w政w高w官,他就读军w校的荣誉校长,平时偶尔会来考核检测学员水平,连周泽楷破格提拔的少w校军章都是他给颁的。

他身边那个,可能是秘书之流,周泽楷还是认识,不就是叶修吗……等等,叶修?不过容貌虽然相同,但气质迥异,这让他不禁有些疑惑。

叶上将在茫茫人海中瞥见周泽楷,很亲切地招呼——对这个在校表现良好的学生他也是有印象的。

周泽楷礼貌回应,末了还是忍不住问候边上青年:“叶修?”

西装革履的青年:“您认识家兄?”

叶上将直接瞪眼:“让那小子赶紧滚回家。”

这是什么神奇的展开?

不过车已经在外面候着,叶家父子不再多话,和周泽楷道声再见,扬长而去直奔宾馆。


会议结束了,周泽楷被调回S市,继续他紧张忙碌的军w旅生涯。

本以为再也不会见到叶修,没想到还是遇上了。

在S市的街头,周泽楷难得的休息时间。

叶修先是一惊,而后调笑:“这么巧,还要来检查吗?”

周泽楷也跟着笑。

“哎,我要是不/法分子,周警官追来的时候这么冲我一笑,腿都得软得跑不动道。”叶修眨眼。


他们一起约了个饭。


他们在一起了,顺理成章的。


虽然总聚少离多,但在一起还是觉得很甜,蜜里调油,仿佛当初两人分食的那盒冰淇淋月饼。

当然,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在一起后还有件事是少不了的。没去避免,来得水到渠成。

周泽楷家的床很大,躺上去很舒服,叶修正切身感受着这一点。他的目光毫不遮掩地在刚出^_^浴的周泽楷身上流连,嘴角勾起暧/昧的笑。

“我还在家的时候,老爹无意跟我提起过你,说你在军biu校成绩优异,枪使得尤其一绝。”他故意压低嗓音,“来让我感受一下,你的枪/法?”

周泽楷显然没有面对这种黄w腔的经验,表面不为所动,但细看耳朵红得像要滴血。

叶修继续点火,冲他张开双手:“警官先生,请、检、查、我。”

周泽楷感到气血上涌。

检查就检查,从里到外的那种。


-Fin-

评论(15)
热度(345)
© 热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