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碗甜甜的汤✨

  热汤  

【周叶】我还是很喜欢你(短完)

#一个周耀多和叶亦菲的梗,很久没写这种风格有点方……


【周叶】我还是很喜欢你

杯子里的酒满了。

雪花般的泡沫一层层堆叠,又噼啪噼啪一个个消散,剩下空荡荡黄澄澄的透明液体,折射舞池里炫目的灯光。放眼望去,满目绣衣朱履,觥筹交错。

是联盟办的宴会,一年也就那么一次。大神齐聚,气氛正好,似乎不尽情放纵都有些对不住自己。所幸职业选手皆自有分寸,在彼此可接受范围内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

黄少天刚刚被调戏完,炸着一头毛,气呼呼地巡视场内,企图寻找仇恨转移对象,刚好瞥见一个人安安静静坐在沙发角落的周泽楷。“去去去,都调戏周泽楷去,本大爷不跟你们玩!”他眼珠一转,也心脏一把,“就讲个笑话吧!周泽楷,你行吗?”

这小子,平时讲句话都难,别说讲笑话了。黄少天想,这下有得好看咯。

事发突然,周泽楷一怔,眨眨眼,确认说的是自己后,毫不忸怩地讲了个段子。

满座皆惊。

黄少天讶异同时,不服气嚷嚷:“不好笑不好笑,换一个!”

周泽楷从善如流,讲了个好笑的。

满座又惊。

楚云秀不顾形象爽朗地大笑,问说:“没看出来啊周泽楷,讲得挺好啊?”

“嗯……”周泽楷含混地应一声,不再说话。

才两个段子呀,算什么呢?

如果他们知道自己开了个小号给叶修讲了两年的笑话,会不会惊讶到操作失误?

周泽楷想象了下王不留行的熔岩烧瓶漫天飞舞,索克萨尔一道六星光牢困住自己,夜雨声烦剑影步全是虚影……忍不住勾起了嘴角。挺有趣呀?

但事实就是这样的。

周泽楷微博开了个小号给叶修讲了两年的笑话。

那天,周泽楷微博的特别关注难得出现了个红点。叶修很久没有动静的微博更新了一条:这种高级副本里竟然还能出这种低阶装备,服了。谁讲个笑话让我开心下缓缓悲伤?[图片.jpg]

评论很快涨起来,粉似黑一般留下:哈哈哈哈哈哈人品被败光了吧?当然也有一时兴起,真给叶修留言讲笑话的。

周泽楷也想这么做,但肯定不能用这个号啊。他切换了他的小号,那是个注册了很久却没怎么留下痕迹,从名字就能说明些什么的号。

一叶障目。

他在论坛里找了几条自己认为比较好笑的,复制下来,又一条条贴在文本框里转发。

希望你看到能有个好心情。他想。

但这不是他的大号,不再享有一个句号就能被轮到热转第一的“特权”。几条笑话很快淹没在茫茫转发中,像孤独的落水者,连呼救都来不及发出,就沉了下去。

没关系,明天再来?

而后,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

周泽楷风雨无阻地给叶修发了两年多的笑话。近八百个日日夜夜,七千多条笑话。

期间不是没人发现过他这项大工程,纷纷在评论里招呼“还在发呢?”,周泽楷想了想不知该回些什么,便没去理会。

一叶障目这个号真正火起来是因为一个大V段子手,那人转发了他最新的一条笑话:点进右边主页你会跪着回来转发的。

他微博的转发量瞬间咻咻地上涨,快到他都有些惶恐。大家都直呼一叶障目无敌真爱粉,自愧不如。

唔,还好吧?

纤弱的爱恋在漫长的时光里茁壮成长。他像是差一环就能形成通路的家用电器,而叶修就是最为关键的电键。两年来断断续续与叶修的接触,他都觉得有电火花从心底最柔软的角落生发,一路顺着心房、声道,最后从张开要招呼的嘴里迸出来。

如果你们有机会经常见到他——虽然自己也算不上经常——也能这样坚持下来的吧。他真的是一位伟大、有魅力的职业选手。

一叶障目有了五千粉,连一枪穿云的零头都算不上,但周泽楷挺高兴的,这些人都见证了——

嗯等等,他们见证了什么呢?一场漫无尽头的单恋?

周泽楷又没那么高兴了。

过了一段时间,他还是每天坚持转发给叶修讲笑话。他突然收到了某个节目的邀请,说被他的坚持如一感动,希望请他到节目下期叶修专场参与拍摄。他拒绝了。开玩笑,当然要拒绝。联系他的策划无不失望,可能压根没想到他会拒绝。

但现场他还是去了,以荣耀现任第一人周泽楷的身份,而不是叶修无敌真爱粉一叶障目这样的。

作为嘉宾,开始的环节里他坐在一边看主持人与叶修的互动。

“叶神也到了适婚年龄了,是吧,说说家里有没有催婚什么的?”

“没有,他们主要还在催我常回家看看。”叶修满脸真诚,“而且我还有个弟弟在家,要催也催他,我没什么压力。”

“那现在有女朋友吗?”主持人作弄地挤眼睛,“男朋友也行,我们没意见。”

“哪能啊,我一年到头接触的就联盟里一群人,他们都被我打怕了怎么会喜欢我?不信你那边随便挑个人来问问?”叶修打得一手好太极,一下子把话题推给嘉宾。

主持人还真拿着话筒一颠一颠跑过去采访起来。

“我先来我先来!叶修怎么可能有男/女朋友?你看他那一副注孤生的样子哈哈哈哈!我打赌联盟里都没人喜欢他好吗,联盟外?他的交际圈有这种东西吗?他们兴欣门口夜排挡老板娘算吗?”这是黄少天。

“我只想打赢他,超过他。”这是唐柔。

……

“唔……”不好意思,韩文清还没来得及说话,主持人就略过了他,把话筒递给了排在最后的周泽楷。

“嗯,喜欢呀。”这是周泽楷。

四下寂静。

“看看人家小周,再看看你们,一点都不爱戴前辈。”叶修沉痛控诉,仿佛没人喜欢这个话题不是他率先发起的一样。

有了叶修的应对,大家也就自动跟着理解成周泽楷不想让前辈难堪,出于礼貌而回答——总不能让人家当场血泪含恨痛斥叶修罪行吧,多掉价。

节目继续进行,主持人颇遗憾地提到没能来到现场的一叶障目,问叶修知道他的这位真爱粉吗?

叶修点头,嗯知道。

那有什么想对她说的吗?

叶修想了想,说希望她不要继续再转发说笑话了。

周泽楷心里的熔断体烧坏了,滋滋冒着焦烟,即使有叶修这个电键在也无法使其形成闭合回路。

“坚持那么久很难得,但还是希望她不要因为我影响她自己的生活吧。”叶修道。

嗯。周泽楷闷闷地缩着身子。他坐的角落飘来乌云,下起阵雨。

节目是直播的,周泽楷出了演播厅有机会打开手机,发现自己的微博提示简直要炸开来—— 一叶障目这个号不常有互动提醒,周泽楷便没关闭消息推送。

转发评论他不算,#今晚我们都是一叶障目#、#障目不哭,站起来x”等话题也悉数上了热搜榜。

有小部分人替他骂叶修“垃圾!糟践别人的心意!”、“冷漠!玩弄少女感情!”。

他开始有些茫然,不是自己的事吗,怎么都那么激动,而且叶修的阻止其实也是出于善意的、不想扰乱“一叶障目”的生活啊。

后来他才醒悟,很多人在一叶障目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那些曾经的望而却步、求而不得,微弱的感情为之焚烧、燃起烈火熊熊,而万里外的风,掠过山岗,拂过平原,穿透孤独,一下给它熄灭了。留下一地溅落火星的灰烬,嘶嘶抽着寒气。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周泽楷觉得自己该做些什么。一条微博删删改改,编辑了好多次,终于发了出去:我不是叶修真爱粉,当初是和朋友打了赌。开始觉得有趣,不知不觉也坚持下来了,谢谢大家,但我很好。

欲盖弥彰。

为了不让舆论继续压迫叶修,一叶障目故意撇清了关系。

多数网友这样认为。

的确,无限接近真相。

周泽楷没再关注,准点上床睡觉。第二天一早,习惯性刷论坛找段子,习惯性打开微博登录小号,习惯性想转发叶修那条微博,忽然想起昨夜发生的事。

他笑笑,按了取消,将笑话直接在自己的主页发了出来。

他的热度还未降下,转发评论也迅速冒头。热评第一是这样说的:你终于有一次为自己而笑了。

这就是现实。

嗯,现实可不是同人啊。周泽楷迷迷糊糊地想着。

哪里来那么多双向暗恋,那么多巧合成书,那么多漫天撒糖,那么多抛头颅撒狗血?他们都有自己的生活,有缘自生活的压力,有很多很多说不清、道不明横梗在他们中间的墙。能触而不痛的,算赢家吗?

“小周在想些什么呢,一个人笑那么开心?”一个熟悉到在他心底刻下道道的声音将他拖回现实。他循声望去,叶修坐在不远处高脚凳上,神情被现场灯光打得无尽温柔。

他低头看自己手里的酒杯,醇厚的紫红液体微微晃悠,挂壁后慢慢垂下,有香气四溢。他酒量还行,刚刚才喝了两口,确定自己没醉。甚至在酒精的催化下,更明确自己所想,更拥有一份勇气。

是的,他们之间存在很多“墙”。

但……不试一下怎么知道呢?

两年了,足够他看清自己的心意。

墙还在那里,他,周泽楷,想去撞一撞。

爱情就是那么神奇的东西呀,可以让人畏首畏尾也可以让人勇往直前。就算撞到头破血流,也好过停滞不前吧。

一瞬间福至心灵的周泽楷有点看不懂之前的自己,明明粉丝都说他“行动力MAX”,他却在先前数次与叶修的对战中,不战而败。

那现在不一样了。

周泽楷决心迎击。

“没什么呀。”他回以一贯的微笑,心里却想着等会儿怎么邀前辈单独约会。

他看着叶修。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梧桐更兼细雨,点点滴滴。

-Fin-

——————————————————

想了很久舍不得开虐呀。

希望大家都能有勇气去追喜欢的人,祝有情人终成眷属。

评论(15)
热度(268)
© 热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