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碗甜甜的汤✨

  热汤  

【周叶】农夫与他的白菜以及不知哪儿来的野猫(短篇完结)

#短篇完结

#终于更了,下面一段可以不看直接看正文……

#本文的真正名字其实叫做《农夫与他的白菜以及不知哪儿来的野猫的故事哎呀为什么是猫呢说到底还是不能狠下心来把叶神写成猪啊听说名字越长越不容易沉这种东西一看就是骗人的啦顺便本篇文章是个奇异的世界观设定植物和动物都变人啦夭寿啦不知道我打那么长还没有标点有没有人仔细地看了想想还有些小激动呢biu~》


【周叶】农夫与他的白菜以及不知哪儿来的野猫

冯宪君是一个农夫,但他又不只是一个农夫。改革开放春风吹遍神州大地,冯宪君把握机会,激流勇进,一举拿下了荣耀花式种菜联盟主席的头衔。咱们农民都是实在人,不像隔壁作协有钱富商投入财力与一首名为《今天的饭可真好吃啊》的大作就能将主席一位揽入囊中,花式种菜联盟不能种出最花式的菜,怎么能在万千候选人中拔得头筹呢?于是,经过多年选种、育苗,励精图治,冯宪君的后花园里,诞生了一颗名叫周泽楷的完美大白菜。

周泽楷是一棵白菜,但他又不只是一棵白菜,怎么说,都得是一棵超凡脱俗的白菜。周·琉璃殇·叶修初雪·彼岸不下去了·泽楷,花期百年,开七色花,叶片的长度会随心情变化,吸引着十里八乡的牛郎凤蝶、阿波罗娟蝶、优越班粉蝶……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周泽楷的确是一棵好白菜,根落紧缩成莲座状,株型挺拔,叶片轻薄,由翠绿到纯白渐变。要说这是白菜,也得是白菜中的天山雪莲。只是,这棵纯洁的高岭之花,最近遇上了一只名叫“叶修”的麻烦。

叶修是一只猫,但他又不只是一只猫,其实他是一只野猫——怎么和前两者比起来可怜兮兮的——在家里猫全都知情的情况和地点离家出走有一段时间了。在离家出走期间,靠着猎杀村子里的史莱姆换取小鱼干为生,并凭借出色的技艺长期制霸史莱姆猎杀榜榜首。

 

叶修勾搭上周泽楷,还得从那一个雨夜说起。

六月的天,孩子的脸,傍晚的雨来得很急,叶修一个不注意天色就被淋成了落汤猫。“哟,哪里来的小泥猫?不要到我这儿来!”树蛙贪婪地享受着雨水,聒噪地嘲笑着叶修。“呵,我都快忘记去年大旱你倒挂在树上不死不活的样子了,干嘛提醒我?”叶修猫尾巴一甩,不改神气地跑开,留下干瞪眼睛的树蛙。

“猫?过来,淋不到……”忽然,在淅淅沥沥的雨声中,叶修听到了小声但是温柔的呼唤。循声望去,那是一块雨漫不上来的高地,并且用小棚子遮挡着,在昏黄的路灯下,一棵特别好看的白菜朦胧在夜幕雨景中。

叶修猫满怀崇敬与感激地进了冯宪君给周泽楷搭的小雨棚,带着满身的泥水和洁白的周泽楷挤在一起,度过了一晚上的愉悦时光——尽管周泽楷不怎么说话,但叶修觉得他们之间可以进行直击心灵的交♂流。

 

清晨,骤雨初歇,担心了自家宝贝白菜一晚上的冯宪君,热切地去后花园里看周泽楷,一路上不忘碎碎念着。

唉,昨晚雨下得那么大,别把根都淹烂了,还好我有先见之明,给小周搭了个小棚子,不然菜叶子都会被打烂的吧……

啊啊啊!夭寿啦!我种的白菜被猪拱了啊!!

等等,哦,还好是只小猫,不是猪啊。

不对啊啊啊,夭寿啦!我种的白菜被猫拱了啊!!

“哟,老冯?好久不见!小周是你种的?没想到你还能种出这样的白菜。”叶修睡眼惺忪,从小雨棚中钻出来,尾巴懒散地摇着。

“……叶,修?”冯宪君脸色铁青,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虽然这村里出入着无数野猫,但只有这只猫,化成灰他都认得。

 

想当初为了给周泽楷配备养料,其中有一种不可或缺的药剂是史莱姆果冻,他费尽心思才在森林里找到一只史莱姆,“啪嗒”一下,史莱姆就死在眼前这只猫的肉垫下。晦气!冯宪君转身离开,没几步遇到一个青年,笑眯眯地对他说:“这是这片区域最后一只史莱姆了哦,我看你找了那么久,卖给你好了五十小鱼干就好。”那个……变人的时候专业一点好吗,耳朵收回去好吗。然后,去死吧,这种东西多了去了,还敢卖那么贵!不信邪的冯宪君转悠了大半天,一无所获,最终只能咬牙高价买下。

这种事发生了还不止一次!冯宪君,一个大写的崩溃。

 

“还认得我呀,不错。那我先走了,你多保重。我有空还来!”叶修摇摇尾巴作别,轻快地跑开。

有你在,我保重不了。冯宪君嘴角抽搐如同帕金森。

他转头,痛心疾首:“小周啊,你知不知道他是谁啊!”

“有趣的前辈。”周泽楷沉吟,“讲了很多,森林里的故事。”

“不要被这些欺骗了啊!你根本不知道他本质是怎么样的一只猫!不,叶修不是猫,他是恶魔啊!”冯宪君声泪俱下。

周泽楷一边听冯宪君哭诉过往,一边抽神想着:可那的确是只很好很可爱的猫啊,让菜很想抱抱他。

 

叶修就在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里,每日定点到周泽楷那儿打卡——是哦,叶修猫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终于,冯宪君按捺不住了。某天一早,叶修来时,遇到了蹲守在周泽楷身边的冯宪君。

“嗨,老冯。”叶修嚼着跟别人换来的小鱼干,尾巴上挽着个袋子,里面装着一堆瓶瓶罐罐,“喏,看在小周的份上,这堆东西给你好了。”

“你会那么好心?有点害怕……”冯宪君挑眉,将信将疑地拿出瓶瓶罐罐,发现里面基本大都是制作白菜专用营养剂的原料——他的花园里,只有周泽楷这一棵白菜。

“谁对你好心啊,快别自作多情了,这都是小周说他爱喝的。”

“所以呢?”

“作为聘礼……”

“啥?!”

“那不然是嫁妆……?”叶修犹豫。

“叶修你懂不懂什么叫聘礼和嫁妆啊,你想对我白菜做什么?”冯宪君冷汗直流。

“不懂。”叶修坦然,真正的猛猫,敢于直面自己不懂的领域,“老魏说的,要想让你开心然后和小周在一起要给的东西。”

“啊哈哈……那个,叶修啊,跟你商量个事行吗?”冯宪君采取绥靖政策,打着商量。

“行,现在我心情不错,说吧。”

“能不能……不要再来拱我家白菜了!我花园小供不起你这尊大神啊!”

“拱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不行?”

“就是,就是……像你一直做的那样凑我白菜旁边!唉,你说你是只猫,又不是猪,为啥要来拱我的白菜!”

“你的意思是……”叶修看冯宪君的眼神充满了怀疑,“你希望你的白菜被猪拱?口味略重啊,老冯。”

哪里来的混蛋野猫啊摔?!

……好了,就该知道跟这只野猫讲不通道理,冯宪君,你要冷静,你可是花式种菜联盟主席啊!态度,气场!

冷静下来的冯宪君:“你说说,你为什么喜欢我的白菜。”

“善良,大气,长得好看,然后……不会像你那么烦?”

果然跟这只猫在一起就谈不来冷静啊!

“我不管,小周,我以主人的名义命令你,封印……啊呸,你不要再被这只猫拱了啊,叶修你也别再拱我的白菜了,不然我们森林法庭上见。”

冯宪君大手一挥,撂下豪言,转身就走。

 

但农夫的白菜和不知道哪儿来的野猫在当晚就私奔了。

不愿透露姓名的夜行路人说,当时看到两名男子往森林深处走,一位身着绿衣,美人如玉;另一位顶着一对猫耳,眼睛在黑暗中亮亮的。

森林深处,叶修早就建好了一座坚实的小木屋,可以遮风挡雨,作为一个温馨的家。

 

偶尔,他们也会想起冯宪君。

周泽楷皱眉:“冯……没事儿?”

“没事的,技术还在嘛,老冯还是可以培育出别的种类的菜的,主席的位子不会丢的。”叶修想着那袋子药剂里的一罐“速效救心丸”,安慰地摸着周泽楷光溜溜的背。

小野猫很干净,周泽楷将脸埋进叶修的颈窝,贪婪地嗅着叶修身上的香气,轻柔地啃噬着,留下一个个暗红的印记,听小野猫难耐地低吟,喵呜喵呜。

周泽楷不会说,在他还是一棵白菜,每晚看着叶修猫不设防地团在他身边的时候,他就想这么做,想俯下身去亲亲他了。

呃,即使有一天被坚持不辍的老冯找到了他俩,叶修也不用担心有上森林法庭的危险——毕竟,现在,是周泽楷在拱叶修。

夭寿啦!冯宪君!你家白菜拱了小野猫啊!


-END-

评论(9)
热度(130)
© 热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