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碗甜甜的汤✨

  热汤  

【周叶】微博言灵组(下)

#这样就完结啦~撒花~

#中篇 上篇

 

***

一点开艾特列表,叶修就大致了解了情况。


 

 

 


言灵?


 

 

 


呵。有他本人在内,这样的言灵别说来两次,来来回圌回重演个一万次都可以。


 

 

 


唔,感觉叶修好像get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而周泽楷也是这样想的。


 

 

 一 


 


 

 

 


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


 

 

 


 


 

 

 


 


*** 

 

 


事态发展就像所预想的那样,有他们两个齐心协力地“从中作梗”,这对语C微博真的想不言灵都难。有时隔一两个月,有时隔两三天,火眼金睛的小粉丝们总能从这俩正主的互动中找出端倪,然后在言灵组发过的微博里找到印证。


 

 

 


 


 

 

 


一中叶修:假期小周来H市,一起约了打篮球。打完在一边休息的时候,有女孩子给他送水,他居然给了她零钱转手把水递给我。啧啧,难怪长得那么帅还没有女朋友。【图片】


 

 

 


—————————————————————


 

 

 


一中周泽楷:不认识她。[委屈]


 

 

 


一星期后,恰好有轮回对兴欣的比赛,电子屏播放着后场选手花絮。兴欣派出叶修打入轮回内部进行友♂好♂赛♂前♂交♂流♂,恰逢方明华分给周泽楷一瓶矿泉水,周泽楷也无比自然地递给叶修:“前辈喝。”叶修毫无芥蒂,接过就喝。


 

 

 


刷过满屏的即时弹幕:我都没眼看了。


 

 

 


 


 

 

 


再有周泽楷、叶修及部分职业选手受邀参加的某荣耀真人秀节目,录制片尾曲中特唯美的一幕是周泽楷和叶修分别穿过蒲公英花田,朝镜头微笑。


 

 

 


周泽楷有时候也是个机会主圌义者。


 

 

 


他拜托群里的画手画了幅画。


 

 

 


一中周泽楷:【好友圈】一起长大的约定,那样真心,与你聊不完的曾经。而我已经分不清,你是友情,还是错过的爱情。【图片】


 

 

 


《蒲公英的约定》的歌词。


 

 

 


配图里,漫天蒲公英花序,少年脸上扬着自信的笑容。


 

 

 


他最喜欢看他露圌出这样的笑容。


 

 

 


在此条微博下一片“求言灵”的呼声中,该挡节目开播,片尾曲第一次面世。


 

 

 


言灵组当真是要坐实这一称呼。


 

 

 


关注言灵组的朋友们感觉自己简直是作圌弊开挂看了剧透,提前预知了正主日后可能会发生的血/红互动,有时也通圌过言灵组脑补出了正主无法言说的感情。


 

 

 


 


 

 

 


做企划的群主开始高兴坏了,觉得自己可以去摆摊给人看相。直到后来言灵接踵而至,群主略有怀疑是不是正主在视/奸他们的微博。


 

 

 


知道真圌相的叶修很想摊着死鱼眼告诉她:不,其实我就是正主,你怕不怕?怕不怕?


 

 

 


 


 

 

 


 


*** 

 

 


语C时间一长,周泽楷忍不住有了种代入感。


 

 

 


虽然语C的对象就是他自己,但微博里描述的这段时光和他自己的生活完全不同。


 

 

 


言灵组里的他,和前辈一来一往地互动着,虽然有一点说不得的小心思还得装模作样在前面打个【好友圈】,但他确定编剧是个亲妈,企划最终结局会让“周叶”在一起。


 

 

 


而现实里的他,带着语C时同样的道不出的小心思,但真的是无处倾诉。接近叶修时也有些小心翼翼,生怕那种心思生出尖利的爪牙,戳破两人之间用泡沫建起的联圌系。


 

 

 


再回首,高中时的自己再干些什么呢?


 

 

 


周泽楷高中的时候,叶修于嘉丗出道,三连冠在手,意气风发,挥斥方遒。没有人知道那个闷棍都打不出一句话的好学圌生周泽楷迷恋上了荣耀这样的网游,尤其是看着赛场上战斗圌法圌师利落的攻势,一向温柔而平静的眸光也泛起了波澜。


 

 

 


周泽楷突然有些理解班里女生们追星时的心态了。


 

 

 


想把对他的喜欢昭告天下,让全世界都知道他有多好,但有小心翼翼地藏着掖着,想让他的好只有自己知道。


 

 

 


很奇怪是不是?少圌女周今天也在苦恼着。


 

 

 


那个时候他恰好学了两篇课文,一篇是老舍的《想北平》,另一篇是郁达夫的《故都的秋》。兴许两篇文章都是名家眼中的北圌京,老圌师将两篇课文放在一起上,并分析出两篇文章各有各的妙处,文笔非凡。


 

 

 


然而周泽楷并不是这样想的。老舍生在北平,成长在北平,写出的北平也是与他心灵相黏合的;而郁达夫生在杭州,在杭州居住三十余年之久,在北圌京充其量呆了两三年,竟然想用生命的三分之二换取北国秋日常驻。


 

 

 


哼,H市有什么不好,让你对B市念念不忘?考场上,笔下圌流畅地夸赞《故都的秋》的周泽楷暗自腹诽。


 

 

 


H市好呀,H市无可替代呀。你看那H市的西湖,浓淡相宜,熏得游人也醉;H市的龙井,香馥若兰,腻绿长鲜谷雨春;H市的某位战斗圌法圌师,皎如玉树临风前,把少年周泽楷迷得不要不要的。


 

 

 


直到后来有一次对叶修的线上圌访谈,叶修无意回圌复的自己出生于B市,才让周泽楷对郁达夫的忿忿减轻一些。


 

 

 


身为公认的行动派,周泽楷不仅自己注册帐号玩起荣耀,还多次到现场观看一叶之秋的比赛。一波波行云流水般的攻击,屏幕闪现“荣耀”两个大字,赛场上那飒爽的身姿,全场“一叶之秋”的高呼声仿佛冲入云霄,一切都让周泽楷感到无比舒畅。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周泽楷想起这句颇为非主流的话,满足地笑笑,感觉只是这样就足够了。


 

 

 


但可能是上天也觉得不足够,周泽楷逐步在网游里崭露头角,被轮回公会看中,进入候选,第五赛季出道,接手“一枪穿云”账号卡,被冠以枪王称号……然后,结识当初“一叶之秋”账号卡背后的那个人。


 

 

 


一步步走来,他始终有种独步云端的不真圌实感。


 

 

 


技术始终掌握在自己手里,勤于练习的周泽楷并不虚,然而那个人,周泽楷不知道到底是离他近了还是远了。


 

 

 


这位前辈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他。他发现叶修的认证大号给一中周泽楷的微博点了个赞,周泽楷开始天马行空地胡思乱想,是叶修手滑呢,还是苏沐橙的恶作剧,又或者,有没有一点可能……叶修也喜欢他?微博上大多数人分析还是叶修故意开的一个玩笑,“调皮”地想看看粉丝们炸锅的反映。然而这样的叶修,周泽楷还是觉得很可爱,很喜欢。


 

 

 


真糟糕。


 

 

 


 


 

 

 




*** 

 

 


这天叶修照常在刷着小号首页,忽然瞥到“言灵组”三个字飘过去。他有些好奇地滚动页面,看清了那条微博。


 

 

 


 


 

 

 


赤兔吃土吃了吐:言灵组!Ball ball you!虽然言灵的确很灵验!但是!你们的发展的也太慢了点!快点在一起啊!看看隔壁ABO组八百年圌前就确定关系了!羞羞的事情都做了八百遍了!而你们!还在那边递水和发好友圈!周泽楷和叶修的幸福就掌握在你们手里了知不知道!


 

 

 


—————————————————————


 

 

 


 


 

 

 


呵,叶修冷笑,进度慢?论进度慢谁比得过正主组?


 

 

 


他倒是想马上发一条他强/吻周泽楷的po,然后飞到周泽楷身边让它言灵……但事实不允许啊!他怕吓坏冯主圌席啊!


 

 

 


等一下,小周也会被吓坏的吧?


 

 

 


向来有自信的叶修叹口气,陷入深思,嘴角的烟释放灰雾,慢慢落烬。


 

 

 


 


 

 

 


想当初,他还是个神一般的少年,完全不听那“少年莫嚣张”的劝,在神之领域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小日子过得恣圌意潇洒,好不快活。


 

 

 


有段时间他发现了个好苗子,因为名字很奇怪,所以叶修一直记着——那人帐号“囷米”,用的是战斗圌法圌师,外表华丽的攻势下招招藏着杀机。


 

 

 


啧啧啧,这种人真是心脏,华了还实,怎么好意思呢?让我去杀他几次搓搓锐气好了。叶修是这么想的。


 

 

 


叶修闲得慌,如同猫捉耗子一般,恶质地用小号追杀了他好久。


 

 

 


“少年,又是你啊?咦,我都杀你杀一个多月了,属性都掉光了吧?你怎么还不躲我?不骂我?”那次两人又在某主城狭路相逢,叶修出声叫停。


 

 

 


换了别人早开麦大骂了,但那人却只是转过视角,淡淡道:“是我技不如人。”语气满是诚恳。


 

 

 


叶修摸圌摸下巴,一脸酷炫狂霸拽:“呵,少年,你成功地勾起了我的兴趣。哦对,虽然战斗圌法圌师很好用,但我看你的操作手法更适合神枪圌手啊。”


 

 

 


囷米有些惊讶地说了声“谢谢”,然后下线了。


 

 

 


那之后叶修很长一段时间没见到这个帐号,大概真的是听自己的话砍号重练神枪圌手去了?不知道为什么,叶修有点小失落……大概是没人可以练手了吧。


 

 

 


神之领域那么大,找到一个“故友”,会有多难呢。


 

 

 


 


 

 

 


这两天到了夏休期,叶修又见到了这个账号,蹲圌点抢Boss的时候。他几乎是惊喜地想上去打招呼:啊,少年,又是你,神枪圌手练得怎么样了呀,需不需要本高手和你切磋切磋?


 

 

 


然后发现……囷米被轮回公会一圈精英围着。


 

 

 


人精叶修一下子就猜出了怎么回事儿。


 

 

 


能接受这样待遇的,一般都是职业选手,轮回职业选手里,战斗圌法圌师只有孙翔吧?但是那个骄傲的小子,估计会直接拿着一叶之秋就出场了。不如换个角度来思考……自己几年圌前是不是建议过这位朋友去练……神……枪……手……啊……


 

 

 


微了个草?!叶修默念,这货不是周泽楷!这货不是周泽楷!


 

 

 


深入轮回公会卧底的魏琛在一边补刀:那边那个被围起来的是周泽楷,夏休期也来帮忙了啊,真是太无圌耻了。但他怎么会用战斗圌法圌师呢?还有这什么破名字?欺负老夫没文化咯?


 

 

 


不得不说,缘分真是个奇妙的东西。


 

 

 


周泽楷顶着这个帐号和叶修抢Boss,不禁有些害羞。当初他还有些中二,把叶秋两字拆成口十禾火,然后组合了一下变成囷米,感觉自己非常酷炫,大概没有人能看出他的小心思,哦,也的确没人看出来。后来叶秋成了叶修,他的一点心思似乎也成了无用功。


 

 

 


气氛有些尴尬,但到底是叶修老谋深算,很快调整好心态,端走了Boss。


 

 

 


三界六道在一边小心翼翼地提议:“周队,要不咱还是换回神枪圌手吧?哦,并没有特殊的意思,就是……就是……”


 

 

 


周泽楷善意地点点头,接过那张俱圌乐圌部提圌供的神枪圌手账号卡。


 

 

 


退出囷米那个帐号,把它好好地收回皮夹。


 

 

 


 


 

 

 




*** 

 

 


无论欢笑泪水,事圌件总会走向终结。


 

 

 


一直被抱怨进度慢、好想急死你的言灵组也迎来了完满的结局。


 

 

 


 


 

 

 


一中周泽楷:这次,不会再迷路了。【图片】


 

 

 


—————————————————————


 

 

 


一中叶修:既然小周这么说,哥怎么能不答应?手可牵好了啊。


 

 

 


 


 

 

 


图中,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皎皎空中孤月轮,在柔和的月色下,两位少年十指相扣,温柔地注视着对方。


 

 

 


 


 

 

 


 


*** 

 

 


叶修刚发完微博,来不及看下面齐刷刷的“此生无悔信言灵”和“跪求这个言灵”的评论,就被老板娘拉出去逛西塘。受到荼毒的不止叶修一人,而是全体战队成员,陈果美其名曰散心放松,爽气地包了所有人的门票。


 

 

 


大家平时都是死宅,逛起西塘来有些意兴阑珊,只有发起人陈果兴致盎然。


 

 

 


叶修不走心地四处看着,一扭头发现,诶?人呢?


 

 

 


哦,大概是被挤散了。


 

 

 


这时候,只要掏出手圌机,给沐橙打个……


 

 

 


诶哟卧圌槽!我没带手圌机啊!


 

 

 


叶修深刻地感受到了什么叫不作死不会死。


 

 

 


他不仅没带手圌机,并且身无分文,想要自己走出去回家吧,西塘离兴欣还挺远的。


 

 

 


没事儿,叶修自我安慰,西塘丁点儿大,很快就能碰上的。


 

 

 


但当他第三次路过这座桥,他发现,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


 

 

 


划船的老大圌爷笑得憨厚:“诶小伙子啊,和人走散了啊?没事干的话大圌爷载你河上溜一圈儿啊,看你走得多累啊。”


 

 

 


反正没钱,不怕被宰,叶修就这样上了船。看着老大圌爷卖力地划船,叶修忽然仿佛听到了BGM: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手难牵。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


 

 

 


没事儿,叶修再次自我安慰,西塘丁点儿大,这回很快就能遇见的。


 

 

 


果然,一会儿的功夫,叶修就看见了……周泽楷?!


 

 

 


两船擦肩,周泽楷也看到了他,惊讶地皱眉。叶修抱着错过了这个就可能真的回不了家的念头,身手矫捷地从这艘船跳上了周泽楷所处的船。


 

 

 


一向镇定地周泽楷吓了一跳,下意识伸手去扶。由于惯性,叶修腿一软,倒在周泽楷怀里。一番兵荒马乱,终于站定,两人脸上都泛起不自然的红晕。


 

 

 


“咳,小周啊,你怎么在这里?”叶修问。


 

 

 


“散心。”周泽楷给出标准回答。


 

 

 


“哦……说起来,你带手圌机了吧?有沐橙号码吗?”


 

 

 


“嗯。”


 

 

 


周泽楷自然地掏出手圌机,递给叶修。


 

 

 


叶修接过,一滑,出现输入密码,他无比自然地输入0529——像他这么懒,当然直接以自己生日作为手圌机圌密码,简单好记。


 

 

 


“等一下!”周泽楷忽然反应过来什么。


 

 

 


“……啊?”第一次见周泽楷如此着急,叶修顿了顿,冥冥之中好像反应过来什么。


 

 

 


手圌机顺利地开圌锁,恰好是微博页面,一个熟悉的头像浮出,下面是一行小字:欢迎回来,一中周泽楷。


 

 

 


叶修:……??!!


 

 

 


周泽楷:………………


 

 

 


诡异的沉默存在一会儿,周泽楷结结巴巴地开始解释:“前辈,这个密码,是,是世界禁烟日前两天纪圌念日……这个帐号……是……是……呃……”


 

 

 


因为见过叶修给这个号点赞,所以周泽楷确定叶修知道这是个周叶博。


 

 

 


眼见气氛朝着更诡异的方面发展,叶修叹口气,点圌击添加账号,飞快地输入帐号密码。两个人眼看着同样的界面:欢迎回来,一中叶修。


 

 

 


周泽楷:……??!!


 

 

 


叶修:………………


 

 

 


一切尽在不言中。


 

 

 


“前辈?”周泽楷试探着,牵起叶修的手。


 

 

 


西塘的夜最美。白墙青瓦,舟影波光,本应销匿在浓重的夜幕里,却被流光溢彩的华灯照耀,光彩炫目。恰是十五,空里流霜,汀上白沙,月随舟行。微风阵阵,塘水泛涟,揉碎了渔灯水上,化作点点星芒。


 

 

 


周泽楷的唇贴在叶修的唇上,缓慢而凝重。


 

 

 


在这之前,发生了很多事,为了这一刻,他们都等了很久。


 

 

 


他们错过了很多,也抓圌住了很多,他们还年轻,却也不是那么年轻了。


 

 

 


所幸,幸福来得不算太晚。


 

 

 


 


 

 

 




*** 

 

 


一枪穿云—周泽楷V:今圌晚月色真美。


 

 

 


—————————————————————


 

 

 


君莫笑—叶修V:嗯。


 

 

 


 


 

 

 




*** 

 

 


很早之前,叶修问过群主一个问题,为什么她那么喜欢玩梗,是享受大部分人都不懂的优越感吗?群主回答他,并不,而是享受只有真爱才懂的归属感、认同感。


 

 

 


直到看到周泽楷发的那句话,叶修不由自主想起之前看过的一个小故事。


 

 

 


夏目漱石让自己的学圌生翻译“我爱你”,学圌生们都如实翻译。而夏目漱石却说,不是这样的,这样说话不够委婉,我们只用说“今圌晚月色真美”,就够了。


 

 

 


表达的方式有千万钟,但你只用知道,我所有的言语都在抒发我爱你。


 

 

 




 

 

 




*** 

 

 


言灵组,今天也在继续言灵着。


 

 

 




 

 

 


-Fin-


评论(30)
热度(364)
© 热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