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碗甜甜的汤✨

  热汤  

【周叶】长恨春归无觅处(短篇完结)

#魔幻现实


【周叶】长恨春归无觅处

***

暮秋之晨,周泽楷遇见了爱神。

那日天青云净,林荫小道上惠风和畅,同千百个往日般适于晨锻——若没有柏油路尽头突然出现的小小少年的话。

他手持金弓,身背火炬,眉目写满意气风发:“喂,就是你了,和我玩个游戏。”

嗯?周泽楷愣愣的,尚未反应过来。

少年似也不在乎他的应允,所言只为知会,而非请求。周泽楷看着对方自顾自行动起来,张弓满弦,一枝金箭破空而出,至自己身前时诡异地放缓速度,轻飘飘连根没入,消失不见。

他后知后觉覆上被箭穿过的心口。

没有疼痛,隔着肌肉传来心脏依然有力的搏动。

“嗨别紧张,就是一个游戏嘛。你没事的,只不过——”少年拖长尾音,语气掩不住兴奋。

“不、过?”事态发展超乎想象,唯物主义者周泽楷思维转不过来,僵硬重复。

“你会饱受相思之苦,在心田凝结的花瓣,顺着言语飘零传递。直到,获得你爱恋着的人的一个吻。”少年神色间满是期待与得意,“好玩吧?”

“没……”周泽楷皱眉,下意识想反驳关于“爱恋之人”的言论。

“别急着否认。你骗不了我的。”对方明了他想说什么,忽而凑近,笑得狡黠,“或者说,你骗不过自己。”

他背上的火炬熊熊燃烧,火舌舐动,连周遭的空气一并扭曲。温柔的火光里,小少年的五官被模糊,隐约成了另一张周泽楷再熟悉不过的脸。

少年摊手,耸耸肩,语气轻快:“爱是神都无法抗拒的力量啊。好好享受这甜蜜的煎熬,加油,再见!”

说罢,蹦跳着直穿过围墙,不留半点痕迹。

徒留周泽楷在原地驻足良久。

胸口被箭穿过的地方兀自发烫,一路向上蒸腾,同枫藤般不经意覆个满,气流翻涌漾起波纹,扑簌簌地搔着痒。

周泽楷张了张口,想说些什么。而未等他真正发声,一片灿金的花瓣从唇畔划落。

它悠然于天地,轻盈地随风舞动,像是终于待到机会破茧而出的蝶,纤弱的翅膀承载隐秘且深沉的爱意。

不好玩。

——周泽楷的第一反应如此。

真骗不过啊。

——随之而来的第二个念头。

现任荣耀第一人止不住叹息,望着天际云卷云舒,思绪随飘飞的落英一道翩跹,牵扯出另一位第一人。

***

第八赛季开赛两月余,重振旗鼓的轮回在其无所不能队长的带领下,所向披靡,势如破竹。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嘉世的衰败。总排名十九位,倒数第二,惨淡的成绩刺痛着这曾夺下三连冠战队成员与支持者的心。

这种情况下,叶秋的退役,虽极为突然,但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是日晚恰巧没训练任务,周泽楷一人在寝室里看完了电竞频道叶秋退役特别节目。

三届联盟总冠军。

三夺联盟最有价值选手。

两获输出之星。

一得一击必杀。

旁白声色低沉,语意煽情,将叶秋初入联盟至今日退役间的成就娓娓道来。

他是一位伟大的选手。

周泽楷觉着心里闷闷的,忍不住开门前去阳台上透透气。

时值S市冬季,露水渐重,阴冷的空气将回忆凝结成冰。

如初次吐露文心兰的那个清晨,周泽楷又一次不由自主想起叶修。

他们初次见面。

在轮回青训营。

屏幕上不断闪现浮动靶,目标是将其逐一击破。尽管训练任务枯燥重复,周泽楷依然认真地宛如在打职业联赛。

最后两把,角度极刁钻。

子弹射出,落于空处。

周泽楷眉头一皱,重开一局。

又于同一处被坑。

他一瞬间有些沮丧,但好在很快能重整心态,再度尝试。

他在心中默数着数。

219、220、221,到了。

他屏息凝神。

一只手不期覆上他的右手,操控他的鼠标甩出个漂亮的押枪,左手近乎下意识敲击键盘,对应操作打得行云流水。

两靶双双四分五裂,训练程序恶趣味地放起烟花。

目的达成,那只苍白且修长、骨节分明的手自然移开,只留一丝暖人的温度。

他缓缓地偏过头。

“我看你很久了,这里要这样打。”陌生青年神色自然,比了个手势再度示意,举手投足间尽是闲散的自信。

周泽楷先是恍悟,再是茫然,最后在腼腆的局促中抿抿嘴,低声道:“谢谢。”

“嗯。”青年点头接受,扫一眼屏幕,“玩神枪啊,想接手一枪穿云?”

这话谅哪位青训营少年听了都要一惊。队长正当打呢,自己出不出道也没个谱,就想着继承账号卡,可不就是谋权篡位嘛。还好这角落没几个人,估计听不到。周泽楷猛地站起身,急得想转圈,皱着脸半天没想好怎么说。

青年“噗嗤”一下笑出声:“逗你玩儿呢,那么大反应。”

周泽楷松口气,满脸小怨念。对方笑够了,转而生发叹息,挂上一副严肃的神情:“不过说真的,确实需要改变。第四赛季,什么都不一样了啊……你的操作和意识都很棒,加油,可以的。“

说罢,郑重地一拍少年的肩,嘴角勾起一道弧度,懒洋洋地摆摆手,走出训练营。

周泽楷垂下右手,一点点握成拳,迟钝地感受到手背上残留的余温。

他查过赛程表,当日轮回主场对战嘉世。毕竟圈子小,职业选手的脸也算认得七七八八,更不提三连霸的嘉世选手。

除了从不露面的一人。

答案呼之欲出。

就在那赛季末,他被方明华举荐,接手一枪穿云,承载起轮回的未来。

握着那重有千钧的薄卡,他的手有过一丝颤抖,而很快平息于记忆中那句“可以的”。

荣耀第一人敲上印许可的,他不可以谁可以?

“交给我。”他说着,目光盛满坚毅。

荣耀于此启航。

初入联盟,他便以超绝技术、华丽操作夺尽眼球。仿佛子弹所及之处,他将重新定义规则。

然随之而来的是一场连着一场的失利。

不可避免的新秀墙,强势如周泽楷,也没能幸免。

轮回寡言的队长变得愈发沉默,化言语为直接行动,基础小程序刷到想吐,发了狠以血肉之躯撞破那南墙。

他一下场便直奔训练室,脑中循环方才与嘉世的团队赛。

斗神一叶之秋开启斗者意志,脚踏炫纹,身披金光,却邪化龙破军而至,毫不留情地侵吞一枪穿云最后的血线。

他意识到,却很难把握,自己与叶秋的差距。

轻轻松松刷完一局移动靶,无一失手。而机械的胜率数据并不能抚慰他不平的心,反而使他更为焦灼。

直至,“叩叩”两声,方才打败他的那位前辈极为突然、超乎预料地出现在训练室门口。

他随意地走进,就周泽楷身旁的空位坐下,晃了晃手中一次性打包盒:“我看你没吃午饭就来练了,对身体不好啊。来,前辈请你吃饭。”

周泽楷还没来得及从惊讶中抽身,一眼瞥到那盒饭,觉得有些眼熟。

“轮回二餐一窗口的红烧肉,看起来不错。”叶修低头嗅一口,抬头满脸真诚,想了想又补充道,“你们经理带我去的,不花钱,尽管吃。”

周泽楷忍不住笑了,对方带来饭菜的香气沁入四肢百骸,抚熄连日来那股无名之火。

他饿了。

添一双筷子,他同叶修一道,把那盒饭菜吃了个底朝天。

这是他先前再怎么也想不到的情状。

他也从未觉得二餐的红烧肉那么好吃过。

——或许是因为,他真的饿了。

吃饱喝足,叶修餍足地伸个懒腰,开机,插卡,歪过头冲周泽楷眨眼:“竞技场来几局?”

“好。”周泽楷像是猜到他会这么说,毫不迟疑地点头。

同先前酣畅淋漓的赛事一般,一枪穿云几次三番倒在一叶之秋脚下。等待开局的间隙,周泽楷长吁一口气,给自己做着手操,目光不动声色地瞄着叶修。

都说自己场上场下风格不一,身边这位何尝不是呢?褪去赛场上一往无前的凌厉,刻意放缓的动作带了那么点儿教学性意味,调动起周泽楷的状态,引导他作出判断,却也没故意打成指导赛。

果然还是很厉害啊。

“新秀墙么,谁没经历过?没什么的。”他忽然开口,状似不经意地提起困扰周泽楷良久的问题。

“前辈……也有过吗?”周泽楷鼓起勇气问。

叶修想了想,诚恳地摇头:“没,第一届大家都新秀,哪个不是被我虐过来的?”

哦。

周泽楷稍感挫败。

“你不缺技术和意识,就是心态问题。放轻松,可以的。”叶修道。

周泽楷呆呆地望着叶修,没想好该说什么。

屏幕上已开始倒计时。

“最后一把哦。”叶修轻笑,做好准备。

“嗯。”

可以的。他想。

二十分钟后,一枪穿云的狙击弹正中战法头颅,攻下最后一层血皮。

他胜了。

一边叶修退出程序,拔卡,起身时顺势拍了拍周泽楷的肩,嘴角带着不可捉摸的笑意:“走了,溜出来的,他们找不到我可能急呢,再见。”

他晃晃悠悠地,看起来一点也不急地踱出了训练室。

周泽楷一个人寂然地坐了许久,没再训练,也没做别的什么事。

他仿佛突然开了窍,在随后的比赛中,发挥愈加稳定,重现枪王风采,甚至比其初入联盟时的表现更为出彩。

新秀墙就这样不起波澜地翻过了。

他斩获第五赛季最佳新人称号。

“恭喜了,小周。”

周泽楷看着那私聊界面,在文本框里输了删,删了输,最后只发了句平直如水的“谢谢前辈。”过去。

在那无数被删除的备选里,他琢磨到一丝不太妙的苗头。

摇摇头。

小荷才露尖尖角,趁早拔了比较好。

是股突如其来的冷风,周泽楷一个激灵,被从回忆中生拉硬拽至现实。

若不是在火炬下被照亮的心,若不是流露出翩飞的文心兰,他几乎真以为那未开的花骨朵已被他掐死在河床上。

哪曾想它只是表面屈服,却在暗地看不见的淤泥里疯狂滋长、蔓延开去,只为候一个合适的时机,长他个接天连叶无穷碧,挨挤到狭小的心池上再也容不得他物。

要命的顶端优势。

“叶秋,前辈。”他低声喃喃,沉重得宛若一声叹息。

细碎的花瓣从他嘴角涌出,被一阵乍然惊现的飓风裹挟着,消散在浓重的夜色间。

甚至没来得及看清那是什么花。

算了,知道了又能怎样。

他背过身,回房准备就寝。

他不知道的是,那些花瓣乘着风,一路往西南而去,从雨后外滩万国建筑的华顶,一直到西湖隐隐绰绰雷峰塔的倒影,落在边儿上小网吧门前。

叶修受不了兴欣气氛压抑的放映专场,正靠着门安静地抽烟。云雾缭绕间,他看见有什么东西在他面前缓缓飘零,便下意识用手一接。

掌心内,一朵本不该出现在这一季节的樱花悄然绽放。

***

情势背着他变得愈发严峻。

周泽楷午夜梦回,惊觉自己拥揽一室蜀锦。那娇俏的秋海棠同慵懒的醉美人,横斜卧榻之侧,春睡未足。

闻着香雾,回想方才一梦,面皮薄的枪王脸不由得红了。

他觉得口干舌燥,摸黑出房间倒水喝。

幽暗的客厅里,他养的猫神采奕奕,瞪圆的双目放着光,“喵”一声叫,呕出什么东西。

他走近,就着月光一瞧——夜来香。

翌日是周一,他同往常般打开轮回训练室的门,听见队友间闲谈。

“说起来你们可能都不相信,我咳嗽咳出了一朵完整的花。”杜明说。

周泽楷刹那间觉得有些惊慌,外带排山倒海般的自责。

一道稚嫩的声音适时在耳边响起:“跟你开个小玩笑,嘻嘻。再拖下去没准真会这样扩散哦!”

他猝然转身,身后空无一物。

所幸,猫不再吐花,也没再听起谁谈及相关话题。

但小爱神的话同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时刻悬顶。

***

叶修一直觉得周泽楷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不知不觉间对他的关注就多了那么点。

真的,就一点点。

不擅长应对记者的样子很有意思。

天然的让人又爱又气的样子很有意思。

在群里排队发言的样子很有意思。

转圈圈插不上话的样子很有意思。

……

搭上轮回队服配色加成,活像只企鹅。

叶修想到纪录片中走路一摇一摆的小帝企鹅,忍不住笑眯了眼睛。

“前辈?”周泽楷不明就里。

“没什么。”叶修依旧笑着,摇头。

这是第十赛季的常规赛,兴欣客场战轮回。面前的双冠王是一如既往的腼腆,赛罢,忸怩着邀众人前往轮回食堂吃饭。

“周泽楷咋那么不地道啊,怎么说都要带我们去什么和平饭店搓一顿啊。”魏琛嚷嚷。

周泽楷一下变得更紧张,刚想解释,叶修便抢在前头替他损回去:“老魏,你这样的,去了也会被赶出来吧。”

“滚蛋!老子这就去看看。”

“行行,那我跟小周去吃食堂了,你们玩得开心。”叶修挥挥手,拉着周泽楷袖子往食堂去。

二餐一窗口的红烧肉味道一点儿没变。

叶修啧啧称道。

饭饱,二人在场馆边林荫小道散步消食,一旁周泽楷的身影同企鹅重叠,叶修笑,却不告诉对方原因。

“哦。”周泽楷不经心地点头,沉默酝酿良久,提起一口气,“前辈,我……”

他话未出口,忽然捂住嘴,转过身狂奔出去。

叶修又震惊,又茫然。

出了什么事?

怎么办,追呗。

当他扶着腰,气喘吁吁地在一小巷内堵住周泽楷的时候,对方手捧着一束白玫瑰,神情明显无措,似是考虑了良久,才小心翼翼地晃晃它,递给他:“惊、惊喜?”

“呼呼,惊吓还差不多,你怎么跑那么快。花刚买的?”叶修靠着墙,气力不支地蹲下,“送个花搞那么大阵仗,年纪大了跑不起诶。”

“对不起……”周泽楷低头。

“没事没事。”叶修被他表情弄得一阵心软,扒拉几下那捧花,“这什么,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有恃无恐啊。”

“那是《红玫瑰》。”周泽楷认真反驳。

好吧,叶修没办法地想,这样的他也很有意思。

回H市的车上,苏沐橙刷着微博,突然凑到叶修身边,神秘兮兮:“你觉得我可爱吗?”

叶修皱眉:“还行,怎么?”

“就还行啊?”苏沐橙失望。

“大小姐,你不可爱,你好看,行了吧?”叶修打趣。

“那你说谁算可爱啊?”

“我看周泽楷就挺可爱的。”

“不都说他帅吗?”

“是啊,也可爱嘛。”叶修理所当然。

苏沐橙陷入沉默,上下打量他,半晌才意味深长道:“叶修,你完了。”

可爱是最高级的形容词。

要是你觉得某人漂亮、帅气,那还有救。

要是你觉得某人很可爱,恭喜你,沦陷了。

嗯,这丫头搞什么?

疑惑一闪而过,叶修没怎么上心。

***

荣耀!

两字象征最最至高的荣耀。

第十赛季季后赛,战胜轮回,总冠军属于兴欣战队!

APM764。

六点五秒碾压级爆发。

连续补刀斩杀轮回三主力。

“他是一位伟大的选手。”不善言辞的周泽楷终是说出数年来心声。

输给叶修,输给兴欣,他没有半点不服气。这支不可思议的队伍在其了不起队长的带领下,连连创造神迹,真的做到立于荣耀之巅,应该且值得被尊重。

他只是有些遗憾,输掉了这场比赛,输掉了险些建立起来的轮回王朝——三连冠,一如当初的嘉世,当初的叶秋。

本想携着冠军戒指,站在与他齐肩之境,对他表露心意的。

发布会结束,周泽楷预先联系好叶修,赶往兴欣订的酒店。

他忽然就想通了。

虽然没获得那至关重要的冠军,但他从未觉得自己离叶修有那么近。

他浪费了太多时间与他遥望。

他的沉默并不卑微,不需要对方的承诺、对方的答案、对方的应允。

但总要给个知情权吧。

“哟,小周来了啊。这么晚,有什么……”叶修站在酒店楼下,冲他招呼。

“听我说。”周泽楷鲜见在现实中强势打断。

“哦。”叶修心下有些奇怪,但没多说什么。

“喜欢前辈,很喜欢。从开始,到现在,一直。”他强压着喉头不适,说得缓慢,以保证叶修能听清。

而很多事不是忍能解决的。

像是饿了要吃饭。

像是冷了要添衣。

像是他喜欢叶修。

压抑的结果是到临界点的疯狂反噬。

周泽楷背过身,跨走几步,不想被心上人见了难堪。

比往日更为强烈的感受直击神经,他捂住嘴,而数不尽的桔梗花顺着指缝喷涌而出,同一场缄默的风暴填满了整个空旷的夜。层层叠叠,漫天遍野,连山排海的花朵积了足足五尺,将这算宽敞的主干道也塞得水泄不通。

周泽楷在山积波委般的花海中露出个头,内心一阵绝望,不太敢重新转身面对叶修。

叶修内心五味杂陈,惊骇占了上风,很快又被担忧所掩埋。

他吃力地划开身畔碍事的紫花,想关切一下告完白后看似不太正常的后辈。

“小周你没……”

而他刚开口,一朵花莫名地从唇畔落下,轻柔地被绵密的桔梗托起,而后,认主似的,骨碌碌一溜滚到周泽楷眼前。

红得似火。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有恃无恐。

周泽楷愣住了。

***

他在爱的荒漠中踽踽独行,凝结作的花遍撒小半职业生涯,此刻忽而在对方身上嗅到能平息心火的花香。

“可以吻前辈吗?”他突然有了信心,找到赛场上操纵一枪穿云的感觉,难得调皮。

“喂,我还没答应呢。”叶修说得有些没底气。

“那可以吗?”周泽楷的微笑带上大提琴般的旋律。

“得寸进尺,犯规了啊。”叶修嘟囔着,却主动划过去,凑上前,在他嘴角落下清浅一吻。

四下桔梗在风撩拨下忽有了灵性,扇动翅膀翩然舞起,舳舻千里,遮天蔽日,笼住四下无人的街,散发撩人心魄的蓝紫色夜露。

叶修不知有多少蝴蝶停在自己背上,压得自己动弹不得,周泽楷看似也是如此。进退维谷,二人只能维持这“旷日持久”的一吻。

周泽楷眨眨眼。

美化仅有的悸动,也磨平悸动。

下一秒,所有的蝴蝶化作灰烬,落英缤纷,消散在夜风中。

仿佛从也不曾出现过一般。

唯有一枝不带刺的红玫瑰,被二人紧握在手里,宣誓一切并不是梦。

***

它被周泽楷找了个花瓶养着,摆在二人新居最显眼的地方。

花开不败。

红得像朱砂痣,像心头血。


-Fin-


认真地查了各种花的花语!

文心兰:隐藏的爱。

樱花:等你回来。

海棠:苦恋。

白玫瑰:我足以与你相配。

桔梗:永恒的爱。

红玫瑰:爱你每一天。


评论(9)
热度(233)
© 热汤 | Powered by LOFTER